随着美国经济复苏的预期成为现实,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将面临一个老大难问题:如何发出最终将收紧货币政策的信号。

除非通胀率意外飙升,否则美联储要用数年时间才会结束庞大的购债计划,并在之后加息。第一步是在未来数月或数周开始吹风,这将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与金融市场的沟通上面临的一个重大考验。

美联储官员首先将讨论如何以及何时缩减购债计划。美联储自去年6月以来每月购买超过1,2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债券,以压低长期借款成本。

从美联储官员的公开评论以及3月16-17日政策会议的纪要来看,关于缩减购债计划的探讨尚未开始。美联储在会后声明中称,要在美国就业市场和通胀取得“实质性的进一步进展”后,才会开始缩减购债计划。鲍威尔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现在是否到了开始讨论减少购债的时候,他回答称“还不是时候”。

当时的预测数据显示美国经济增长会加速,但硬数据反映的仍是冬季疫情严重时的放缓态势。过去六周,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在鲍威尔说的他希望看到的进展中,有一些得到了数据的确认。

OG FX430 OUTLOO 4U 20210426001431

4月14日,鲍威尔迈出了微妙但重要的一小步,为即将进行的讨论设定了参数,更明确地定义了他的目标。他表示,美联储将会衡量自去年12月首次公布缩减购债的指导方针以来的经济进展,而不是从3月份决策者重申该指导方针时开始。这意味着对于每项表明情况改善的指标来说,需要弥补的差距会更小。

对于央行官员来说,这是一项需要微妙处理的任务。美联储上一次发出减少资产购买规模的信号是在2013年,当时引发了被称为“缩减恐慌”的债券市场抛售。鲍威尔当时是小部分推动缩减购债的美联储理事之一,他也参与了讨论。受此影响,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在短短一个月内跃升了半个百分点,令一些美联储官员感到不安,他们担心这可能破坏他们一直努力促成的经济复苏。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水平直接影响消费者和企业的长期借贷成本。

这一事件凸显了央行官员在撤回对经济的支持时必须取得的微妙平衡。行动太快,借贷成本可能会突然上升,从而破坏经济增长。甚至是过早地谈论采取行动也会造成伤害。而等得太久,甚至仅仅是发出倾向于等待过久的信号,通胀压力就可能会增加,或者可能出现金融泡沫。

2013年的购债恐慌期间与鲍威尔同在美联储理事会任职的Jeremy Stein称,他从这一事件中得出的一个教训是,在转向收紧政策的过程中,央行安抚市场的能力是有限的。

Stein称:“你非常努力,但很难控制这种震荡。”

鲍威尔曾表示,他希望这一次调整购债计划之前与市场做充分沟通,以此将干扰降至最低。

自3月中旬以来公布的数据显示,近几个月就业岗位明显增加,尽管总体就业仍远低于一年前的水平。与此同时,通胀率一直高于经济学家的预期。另外,零售额的惊人增长进一步支持了经济学家的论点,即防疫限制措施的结束将引爆消费者被压抑的需求,并推动经济强劲复苏。

美联储理事克里斯托弗·沃勒(Christopher Waller)曾在4月16日表示:“我认为经济将强劲反弹”。

美国就业市场仍比疫情前少840万个就业岗位,鲍威尔经常引用这一数字说明美国经济距离全面复苏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对3月份新增91.6万个工作岗位表示欢迎,称美联储希望看到“连续数月都达到这样的水平,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开始向我们的目标迈进”。

自去年12月美联储制定缩减购债的指导方针以来,就业人数已增加162万。这当然是一个进步,不过似乎还没有达到美联储所说的“实质性”进展。失业率已从6.7%下降到6%,但仍远高于疫情前3.5%的水平。

美联储官员一直避免对“实质性进展”给出更明确的定义。在经济路径的不确定性加剧之际,他们小心避免把自己束缚住。

这次收回宽松货币政策的做法可能不同于上次缓慢而精心筹划的过程。在2007-09年的经济衰退之后,美国政府官员专注于削减预算赤字,这似乎抑制了经济增长,同时通胀也较为温和。而这一次,数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正流向家庭、企业和地方政府,为经济增长注入动力。经济学家预计,受临时性因素影响,通胀率将在今年年中达到3%,然后回落。

接受纽约联邦储备银行3月份调查的一级交易商预计,美联储将在明年第一季度开始减少购债规模,并在明年年底前结束购买。首次加息可能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到来,目前利率水平在零附近。据美联储官员自己的预测,他们预计利率将在2023年年底之前保持不变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