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正试图通过放缓经济来压低通货膨胀。

图片来源:JIM LO SCALZO/SHUTTERSTOCK

2022年11月2日11:30 CST 更新

华尔街分析师周三将聚焦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的讲话,对于美联储在12月召开的下一次政策会议上是否可能放缓加息步伐,他们想看看鲍威尔会释放怎样的讯号。

美联储官员已经暗示他们可能在本周会议上将基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0.75个百分点,至3.75%-4%区间。果真如此的话,将是美联储连续第四次加息0.75个百分点;决策者当前试图通过放缓经济来压低通胀。一些美联储官员最近开始传递信号,暗示他们希望在本周会议后逐步缩小加息幅度,并且有可能在明年年初暂停加息,以便他们观察加息行动的效果。

这些官员和一些私营领域经济学家已警告称,美联储加息幅度过大并引发不必要的经济急剧放缓的风险正越来越大。在今年6月以前,美联储自1994年以来从未进行过幅度为0.75个百分点的加息。

毕马威(KPMG)首席经济学家Diane Swonk表示,美联储官员在这次会议上不得不考虑政策调整问题,他们要做的是尝试给经济降温,而不是让经济彻底凉透。

对于今年夏天的超大幅度加息,美联储官员普遍赞同,因为他们需要消除此前行动滞后的影响。通胀率已经徘徊在40年高点附近,但在3月之前利率一直保持在零附近。随着利率上升后达到的水平越来越可能限制支出、招聘和投资活动,关于进一步加息幅度的争论可能加剧。联邦基金利率影响着美国整个经济体系中的其他借贷成本,比如信用卡、房贷和汽车贷款的利率水平。

美联储已经释放信号将在2022年加息,旨在应对顽固的高通胀。《华尔街日报》个人理财记者J.J. McCorvey解释了利率上升对住房贷款、汽车贷款、学生贷款、信用卡款项、养老规划等有何影响。封面图片制作:Todd Johnson

WSJ S Chinese

曾在美联储担任高级顾问、现为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经济学家的Ellen Meade说:“美联储官员确实需要放慢加息步伐。我们必须认识到,50个基点已是很大的步伐;而75个基点真的是太大步了。”

她表示,12月将是一个放慢加息步伐的适宜时机,因为官员们可以在这次会议上采用新的预测来表明,他们预期的终端利率水平(即利率将达到的峰值)要高于他们的先前预测。关于加息步伐的争论可能会掩盖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即利率最终会升到多高。Meade说:“现在加大幅度升息是为了达到更高的终端利率水平。”

但一些分析师表示,美联储很难在12月放慢加息步伐,原因是他们预计通胀率将继续高于其他分析师的预期。美联储官员曾预计今年的通胀率会下降,但到目前为止,这一前景一直没有成为现实。因应这种情况,他们将联邦基金利率的最终目标定在了高于他们在今年早些时候预测的水平,结果就是连续以75个基点的幅度升息的时间比预期更长。

官员们在9月份的会议上预计,他们需要在明年初之前将利率提高到至少4.6%。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首席美国经济学家Matthew Luzzetti称:“如果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广泛的共识,而且通胀持续高于预期,那么利率更早升至那个峰值就是合理的。”

德意志银行、瑞银集团(UBS)、瑞信(Credit Suisse)和野村证券公司(Nomura Securities)的分析师预计,美联储在本周加息0.75个百分点之后,将在12月进行同样规模的加息。

与此同时,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 BAC)、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Evercore ISI的分析师预计,美联储将在12月放慢加息步伐,升息0.5个百分点。

自美联储9月会议以来公布的经济数据好坏参半。虽然国内需求有所放缓住房市场急剧下滑,但就业市场仍然强劲,通胀压力保持高位。最近的企业财报显示,消费者需求强劲,价格上涨。

在12月中旬的政策会议之前,美联储官员们还将看到两个月的经济报告,包括就业和通胀数据。前美联储理事梅耶(Laurence Meyer)在最近一份报告中写道:“即使鲍威尔在政策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提供指引,也不会涉及承诺。这是因为政策决定确实取决于数据表现。”梅耶现经营经济预测公司LH Meyer Inc.。

一些经济学家说,美联储明年将不得不把联邦基金利率提高到4.6%以上,因为到目前为止消费支出和国内需求面对更高的利率都表现出了韧性。

FHN Financial的策略师预计,到明年6月,美联储将把政策利率提高到6%左右。在本周的加息之后,美联储无需再次加息75个基点就能达到这样的利率水平。

FHN Financial的Jim Vogel在周一致客户的报告中说:“对金融市场来说,明显的两难困境是很多问题可能同时出现,而且很多问题都朝着不同的方向拉扯。美联储可能在12月放慢加息步伐,但之后利率水平仍会达到我们预测的6%。”

美联储通过收紧金融环境给经济降温,进而对抗通胀,比如使借贷成本上升、股票价格下跌和美元走强,这些都会抑制需求。除美联储在任何一次会议上采取的行动外,利率预期轨迹的变化也可能影响更广泛的金融环境。

今年,许多投资者急于将美联储不是特别激进的加息步伐解读为离暂停加息已经不远了的迹象,但市场的持续上涨有可能使美联储为经济降温的努力付诸东流。

经济学家们说,鲍威尔关于官员们如何看待加息路径潜力的任何说法,都可能冲淡市场对加息步伐放缓的乐观情绪。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首席美国经济学家Michael Gapen周一在一份报告中说:“现在的关键是结果,而不是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