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主席鲍威尔

图片来源: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2022年12月6日11:20 CST 更新

美联储官员已经释出信号,计划在下周会议上将基准利率提高0.5个百分点,但薪资压力居高不下可能会促使美联储继续加息,将利率提高到比投资者当前预期更高的水平。

今年以来美联储的加息速度已经创下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的最高水平,包括过去四次会议上连续四次加息0.75个百分点,以应对通货膨胀。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上周暗示,准备在即将于12月13-14日举行的会议上缩减加息规模。

在美联储对其加息速度进行校准之际,转为较小的0.5个百分点的利率调整步伐将标志着政策紧缩进入一个新阶段。决策者预计明年通胀压力将有实质性缓解,但劳动密集型的服务业薪资增长迅速或通胀率上升,可能导致更多决策者支持明年将基准利率提高到5%以上,而目前投资者预期的利率峰值为5%。

根据最近美联储官员的公开表态和采访内容,他们希望一方面防止加息幅度太小、让通货膨胀重新抬头,另一方面避免加息太多、造成不必要的经济疲软。

鲍威尔上周表示,由于加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起到抑制经济增速的作用,对通胀的影响甚至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显现,“如果要等待通胀回落的实证,就很难避免过度收紧”。“我们认为,在这个时候放慢紧缩步伐是平衡风险的一个好办法。”

在鲍威尔上周发表评论后,市场出现了反弹,一些投资者认为鲍威尔此次讲话与他在今年夏天和秋天发表的评论有所不同。他曾对同事说,他没有改变自己的观点,认为美联储如果不能控制住通胀,可能会是更严重的错误。

若美联储本月加息0.5个百分点,将使基准的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升至4.25%-4.5%,从而将创下2007年1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美联储偏好的通胀指标——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PCE)在10月份同比上升6%。美联储的目标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胀率回落至2%。

美联储将在12月13日上午开始为期两天的货币政策会议,当天官员们将看到另一份通胀数据,美国劳工部将公布11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如果有迹象显示通胀压力依然较大,他们可能会考虑在本月和明年2月的会议上连续加息,每次加息0.5个百分点。

在即将召开的12月会议之后,美联储将发布最新季度经济预测,届时官员们可能会暗示略微更积极的利率前景。这些预测可能会显示,决策者们预计,在看到明显的就业市场降温迹象之前,美联储将维持每次至少加息25个基点的步伐。

大多数官员在9月份预计明年利率将升至4.5%-5%。而根据新的预测,明年利率可能升至4.75%-5.25%。

“劳动力需求更加旺盛,美国内需比我之前预期的更强劲,然后潜在通胀率略有上升,这表明与9月份时的形势相比,政策路径会略高一些,”鲍威尔的高级顾问、纽约联储银行行长威廉斯(John Williams)在过去一周表示。“这并非一个巨大的变化,只是略高了一点。”

美联储官员们下周可能会就明年2月的加息幅度展开辩论,他们对潜在通胀压力的看法决定各自对加息幅度的观点。如果通胀放缓,但劳动力市场仍吃紧,官员们可能会在如何继续加息上出现更多分歧。

一些官员或许会寻求在明年2月份再次加息50个基点,因为他们认为明年通胀降幅不够大的风险更高。如果没有招聘放缓的迹象,这些官员可能会担心通胀恐再次回升。

另一些官员认为,通胀主要归因于供应瓶颈和房地产市场过热。他们认为,随着经济活动降温,供应链问题缓解,通胀将迅速下行,并在明年接近2%。这些官员倾向于明年2月份加息25个基点。

其中一些官员已表示,他们可能会反对在12月会议上再次加息0.75个百分点。对于此前三次幅度均为0.75个百分点的加息,美联储政策制定者都是一致赞同的。

堪萨斯城联储行长乔治(Esther George)主张放慢加息步伐,但她上个月表示,美联储需要看到更多有关经济疲软的迹象,然后才可能讨论何时暂停加息。她上个月接受采访时说:“现在还不是开始揣测暂停加息的时候,因为还没有很多证据表明开始产生那种我认为我们所希望看到的进展。”

鲍威尔表示,很难判断出利率需要升到多高才能使美国经济放缓,因为在疫情后预测通胀、供应瓶颈和需求变化存在困难。

鲍威尔上周在华盛顿特区参加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一次活动中说:“我们对于最终利率可能达到何种水平有一套广泛的想法,但我们的看法可能是错误的。”他表示:“我们将不得不观望一番。”

鲍威尔概述了两种可能的行动策略。一种是迅速提高联邦基金利率,使之达到远高于金融市场广泛预期的5%的水平,并且如果发现利率升得过高,那么就立即降息。另一种方案则是“慢一点前行,摸索到一个我们认为合适的水平”,然后“让利率在这个高位维持更长时间,不要过早放松政策”。

鲍威尔称他倾向于第二种方案。他说:“我们不会只是加息,然后试图让经济崩溃,之后再收拾烂摊子。我根本不会考虑这种方式。”

劳动力市场仍然令人担忧,官员们担心收入持续增长和强劲用工需求可能会维持价格涨势。他们感到不安的原因是,即使企业招聘高管和工人预计高通胀将在未来几年消退,雇员们仍可能要求并获得更大幅度的加薪,使得薪资和价格保持同步上涨。

美联储理事克里斯托弗·沃勒(Christopher Waller)上个月表示:“当人们开始说,‘嗯,我知道你们会把通胀降到2%,但现在是7%,我需要加薪7%才能跟上这一形势。’然后企业称,‘嗯,这几个点不能由我承担。我必须把它转嫁给我的客户。’”他称,人们一旦开始如此,事态就会失控。

鲍威尔上周表示,薪资增长一直偏高1.5至2个百分点左右。他说:“我们希望薪资强劲增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薪资的增长必须与2%的通胀率保持一致。”

他发表上述评论两天后,劳工部报告称11月时薪增长速度创下1月份以来最强劲水平。

纽约联储银行行长威廉斯上周表示,他预计明年失业率将升至4.5%至5%之间,高于早先预测的4.5%左右。11月份失业率为3.7%。“有一种情境是,如果事情进展顺利,通胀形势改观,失业率会在4.5%左右触顶。”他说。“但如果通胀形势不利,失业率可能不得不升得更高。”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全球经济研究主管Ethan Harris说,美联储官员最近的表态显示“他们现在明白必须让失业率明显上升,以确保工资不会成为一个通胀问题”。

Harris说,官员们在谈论这些目标时颇为隐晦,因为“美联储不想站出来说,‘我们任由经济过热,现在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