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苹果公司筹划把部分生产迁出中国 - 华尔街日报

据参与相关讨论的人士称,最近几周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加快推动把部分生产迁出中国的计划。这些人士称,苹果公司告知供应商要更积极地筹划在亚洲其他地方、特别是在印度和越南组装该公司产品,而且苹果公司也在设法减少对以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为首的台湾组装商的依赖。苹果公司目前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在该公司供应链中占主导地位。

苹果公司的这种转变部分归因于一个被称为“iPhone之城”的地方发生的动荡。在位于中国郑州的这个巨大的城中之城里,有多达30万人在富士康经营的工厂工作,生产iPhone和苹果公司其它产品。据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的信息,该工厂一度占到iPhone Pro系列产品产量的约85%。

11月下旬,这家郑州工厂深受暴力抗议活动困扰。在网上发布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对工资和新冠防疫限制感到不满的工人投掷物品,并高喊要大家维护自身权利。视频显示,当时有防暴警察在场。其中一段视频的发布位置得到了新闻机构兼视频验证服务Storyful的核实。《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向在场工人证实了视频中的事件。

分析人士和参与苹果公司供应链的人士称,一年来发生的事件削弱了中国作为稳定制造中心的地位,之后出现的这场动荡意味着苹果公司不再愿意把这么多业务押在一个地方。

富士康前美国高管Alan Yeung称,过去,人们没有注意集中的风险,那时自由贸易是常态,情况是非常容易预测的,而现在我们进入了 一个新世界。

参与苹果公司供应链的人士说,一个应对措施是,从众多的组装商中选出合适的替代公司,即使这些公司的总部本身也设在中国。他们说,有两家中国公司有望承接苹果公司的更多业务,分别是立讯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Luxshare Precision Industry Co., 002475.SZ, 简称﹕立讯精密)和闻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Wingtech Technology Co., 600745.SH, 简称:闻泰科技)。

在今年早些时候与投资者召开的电话会议上,立讯精密的高管表示,一些消费电子产品客户担心新冠疫情防控措施、电力短缺等一些问题导致中国供应链陷入混乱。他们没有透露这些客户的名字,称这些客户希望立讯精密帮助他们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做更多的工作。

立讯精密的高管们提到了所谓的新产品导入(NPI),这是指苹果公司指派团队与代工商合作,将该公司的产品蓝图和原型转化为详细的制造计划。

这是实际制造数以亿计的设备所需的关键步骤。凭借云集国内的生产工程师和供应商,中国在此类制造业务上具有出色的竞争力。

据参与讨论的人士称,苹果公司已向制造商合作伙伴表示,希望他们开始尝试在中国以外开展更多此类工作。供应链专家说,除非印度和越南等地也能做NPI,否则这些国家将继续扮演次要角色。不过,据部分参与讨论的人士说,全球经济放缓和苹果公司招聘放缓已加大了这家科技巨头为新供应商和新国家的NPI工作分配人员的难度。

过去数十年来,苹果公司与中国维持了一种迄今为止基本是互利互惠的关系,但现在情况有了变化。改变不会在一夜之间到来。苹果公司每年仍需外包新iPhone机型以及不断推出的新版iPad、笔记本电脑和其它产品。该公司在更换代工企业的同时必须保持生产不受影响。

前苹果公司运营经理Kate Whitehead说:“找到能满足苹果公司生产规模所需的所有要件不容易。”Whitehead现在拥有自己的供应链咨询公司。

但在两个因素的推动下,生产的迁移正在进行,而这两个因素相互影响,威胁着中国的经济实力。中国的一些年轻人不再乐于通过组装面向富裕阶层的电子产品来赚取微薄工资。令他们愤怒的部分原因是中国政府实施严格的防疫举措,而严格的防疫政策本来也引发了苹果公司和许多其他西方公司的忧虑不满。从新冠疫情最初暴发已过去三年,中国仍在试图用隔离等措施来遏制疫情,相比之下,许多其他国家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常态。

过去一周在中国多个城市举行的抗议活动中,一些示威者呼吁习近平下台,这表明针对疫情防控政策的批评可能会发展成一场更大的反对中国政府的行动。

所有这些都是在五年多来美中军事和经济紧张关系加剧的基础上发生的,在特朗普和拜登政府执政期间,中国迅速扩大的军事影响力和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以及其他各种争端都导致美中关系恶化。

天风国际证券(TF International Securities)研究供应链的分析师Ming-chi Kuo表示,苹果公司的长期目标是让40%至45%的iPhone从印度发货,而目前该比例只有个位数。供应商们称,越南有望承担更多的苹果公司其他产品的生产,比如AirPods、智能手表和笔记本电脑。

就目前而言,计划在圣诞节期间下单的消费者将面临iPhone问世15年来高端机型最长的等待时间,这一时间将延伸至圣诞节之后。苹果公司11月份发布了罕见的季中预警,称Pro机型的出货量将受到郑州工厂新冠疫情限制措施影响

11月时,随着富士康郑州工厂的工人抗议活动加剧,苹果公司发表声明称有驻厂人员正设法解决问题。苹果公司一位发言人当时称,该公司正与富士康密切合作,以确保富士康员工的关切得到解决。

苹果公司的高管们早就知晓生产过于集中在中国的风险,但多年来基本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来减少这种风险。中国不仅为苹果公司的产品提供了受过教育、勤奋的劳动力大军,还提供了政治稳定性和一个庞大的本地市场。

在创始人郭台铭(Terry Gou)的带领下,总部位于台湾的富士康成为苹果公司与中国iPhone组装厂之间的重要纽带。富士康的管理人员与大陆工人有相同的语言和文化背景。另一家台湾代工商和硕联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Pegatron Co., 4938.TW, 简称﹕和硕)也发挥了类似但影响较小的作用。

中国中央政府和富士康郑州工厂所在地河南省等地的地方政府都对苹果公司的业务提供了热情支持,将其视为促进本地就业和增长的引擎。

即使是在当下中国政府在台湾和人权等问题上的反美措辞日益强硬之际,这种支持依然坚定。

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在11月20日的一段视频中称赞了这个苹果公司产品生产基地,称称其带动当地100余万人就业。据有一家中国政府背景的智库称,2019年,富士康从郑州向海外出口了价值约320亿美元的产品。据富士康称,富士康集团从中国大陆出口的产品合计占2021年中国出口的3.9%。

《人民日报》的这段视频称,政府及时出手相助......像苹果这样的跨国企业,乃至世界供应链体系,提供了持续的确定性。

然而,在中国政府严格的防疫措施之下,这些话对许多美国企业来说听起来有些空泛。这些防疫限制措施已经妨碍了企业生产,并引发了工人的骚乱。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今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企业对中国的信心已经降至纪录低点,大约四分之一的受访企业表示过去一年来至少暂时将部分供应链移出了中国。

为了在政府实施封控期间继续运营,许多工厂被迫采取了闭环管理,富士康郑州工厂就是其中之一。该制度规定员工待在厂区内,只与外界保持最低限度的联系,以维持货物流通。员工们称,富士康封闭了吸烟区,自动售货机和食堂也被关闭,这样员工就只能把饭菜打包带回宿舍吃,而通常从食堂到宿舍需要走半小时。

许多员工逃出了富士康郑州厂区,他们跳过栅栏,沿着空旷的高速公路徒步回到自己的家乡。11月份,防疫政策和薪资纠纷进一步加剧了员工的不满情绪。一些员工在厂区与警察发生冲突,现场有玻璃门被砸碎。

许多逃离富士康郑州厂区的员工是年轻人,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说,他们认为,每小时约5美元、甚至更低的工资不够偿付这份繁重的生产工作,而防疫限制只让工作更加繁重。

这些抗议活动过后,一位自称富士康离职员工的人士在她的社交媒体账户上写道:我们宁可回家躺平,也不想让资本吸血。

富士康一位发言人被要求置评时提到了先前的声明。在这份声明中,该公司将新员工提出的一些薪酬问题归咎于一项计算机错误。富士康表示,保证新员工将获得招聘广告中承诺的报酬。该发言人不予进一步置评。

Wedbush Securities的分析师Daniel Ives称,中国的新冠防控政策无疑对苹果公司的供应链构成重大冲击。Ives表示,对于苹果公司在华业务,上个月发生在中国的情况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供应链分析师Kuo表示,今年第四季度iPhone出货量可能达到7,000万至7,500万部左右,这比郑州厂区动荡之前的市场预测少了1,000万部左右。他说,高端机型iPhone 14 Pro和Pro Max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

关于富士康郑州厂区少了多少工人有多种说法,估计的人数从数千人到数万人不等。Kuo表示,11月份郑州厂区仅有20%左右的产能开工,预计12月份将提高到30%至40%。上周三出现了一个积极迹象,郑州当地政府解除了封控。

富士康的一位管理人员说,数以百计的工人已经被动员起来,通过卡车和飞机将一些机器和部件从郑州运到南方城市深圳。富士康在中国的其他主要工厂就设在深圳,深圳的工厂可以代替部分郑州的产能,但目前还无法弥补全部产能损失。

与此同时,富士康正以金钱奖励来吸引工人回厂并工作一段时间。其中一项方案是那些在11月初或更早进入郑州生产园区的全职员工有可能在明年1月领到最高1,800美元的奖金。那些原本想辞职的人已经得到了1,400美元。

印度和越南各自也都面临着挑战。

富士康前高管、目前为企业提供供应链问题咨询服务的Dan Panzica说,越南的制造业正在快速发展,但缺少熟练工。越南只有不到1亿的人口,还不到中国人口的十分之一。他说,越南可以打造6万人的制造基地,但无法驾驭像郑州这样拥有几十万工人的生产园区。

“他们没有在印度和越南做高端手机,”Panzica说。“其他地方都做不了高端机。”

印度的人口规模几乎与中国相当,但政府协调水平不够。苹果公司发现很难应对印度的情况,因为印度每个邦的管理方式都不同,在允许苹果公司在本地生产产品之前,各地区政府会要求该公司承担各种义务。

Panzica说:“在规则统一性和商品进出方面,印度就是‘蛮荒西部(Wild West)’。”

美国驻印度和越南的大使馆未回应置评请求。

Panzica指出,尽管如此,如要取代‘iPhone之城’,苹果公司需要找到数个规模较小的生产据点。”Panzica说。“他们必须将生产分散开来,在更多小地方而不是在一个大型生产据点开展业务。”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