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度火热的上海科创板上市之路已变得更加艰难,一些初创企业为此更倾向于选择境外而非这个中国版纳斯达克作为首次公开募股(IPO)场所。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支持下,上海科创板于2019年开板,充当中国本土科技龙头企业的募资场所。凭借更快速、更以市场为导向的IPO启动和定价程序,科创板已吸引到不少炙手可热的科技公司IPO。

但是近几个月,中国监管机构已经出手打击有问题的IPO,并且已向包括马云(Jack Ma)麾下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在内的大型科技公司施压。蚂蚁集团去年11月的科创板IPO被叫停该公司IPO计划快速获批的过程目前正受到调查

OG FY355 CSTAR1 4U 20210505220805

科创板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的,今年1-4月期间,上交所共对37家公司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予以终止审核。相比之下,上年同期只有三家。电商公司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com, Inc., 9618.HK, JD, 简称:京东集团)旗下金融科技部门京东数科(JD Digits)是近来撤回科创板IPO申请的一家知名公司。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AllBright Law Offices)的高级合伙人沈诚说,政府有关部门此前对各种各样申请上市的公司更具包容性和接受度,但如今在筛选申请者和批准交易方面更加严格。他表示,一些早期在科创板上市的企业未能达到财务或运营目标,这已成为一种警示。

沈诚说,过去,公司的上市申请获批平均耗时六个月,但现在这个过程已经延长到至少九个月。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证监会)4月份发布了修订后的科创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

该规定禁止房地产和主要从事金融投资类业务的企业在科创板发行上市,并提出限制金融科技企业在科创板上市,但没有具体说明如何执行。该规定还新增加了一项条款,明确提出,科创板优先支持科技创新能力突出的企业发行上市。

市场观察人士表示,剔除实力较弱的候选企业并加强对微芯片等核心技术的支持应会使科创板受益。与此同时,这些观察人士称,这也是中国在重新实施更严格的管控之前尝试修订金融业规定的一个新例子。

摩根资产管理(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的全球市场策略师Marcella Chow称,政府部门正试图让科创板恢复其最初的定位,即重点支持半导体、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等前沿领域的发展。

瑞银证券有限责任公司(UBS Securities Co.)全球投资银行部联席主管孙利军也表示,证监会修订后的规定将提高科创板上市公司质量,保护投资者利益,有利于科创板长远发展。

他还称,对于那些也有资格在内地以外市场上市的公司来说,由于香港和美国的审批程序相对更可预测,一些此类企业已改变计划,赴香港或美国市场上市。

专门从事云计算的上海道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DaoCloud Inc.)就是一例。该公司联合创始人陈齐彦(Roby Chen)称,道客原计划在中国内地上市,因公司业务性质敏感,客户包括国有银行和券商。他说,该公司之前取消了一种被称为可变利益实体结构的法律架构,以为在科创板发行上市做准备。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和许多其他科技公司都采用这种结构,让外国股东能够投资敏感行业。在可变利益实体结构中,上市公司在海外注册的,并依赖合同来控制其在中国内地运营的业务。

陈齐彦称,由于修订后的规则导致IPO获批的可预见性降低,道客现在正考虑转而在香港上市。他说,这将为海外扩张或收购筹集资金,但不排除日后在内地上市的可能。

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今年1-4月份,科创板的IPO和第二上市规模接近50亿美元,略高于上年同期的48亿美元。今年截至4月底,科创板50指数已累计下跌约5.1%。

随着政府有关部门试图防止劣质或欺诈性上市,中国的IPO普遍受到越来越严格审查。这种压力已延伸至沪深两市的主板,以及以科技股为主的深圳创业板。在科创板之后,创业板也进行了上市规则调整。

监管机构已开始对拟上市公司进行随机抽查,促使一些公司撤回申请。律师们说,有关部门也在采取一些措施,比如检查公司高管的银行帐户,确认公司控股股东身份。

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Capital Corp.)、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itic Securities Co.)和海通证券(Haitong Securities Co.)等大型券商被警告要改正IPO工作中在尽职调查等方面的不足之处。中金公司和中信证券不予置评。海通证券没有立即回应评论请求。

私募股权投资公司Prospect Avenue Capital的管理合伙人廖明表示,有两个因素促使政策收紧:监管机构对潜在上市公司及其经纪机构的品质感到担忧。

廖明还表示,由于过去20年许多中国科技和互联网公司赴美上市,中国内地银行缺乏处理大型科技IPO的经验。

今年3月份,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警告称,承销交易的券商等经纪机构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他表示:“对‘带病闯关’的,将严肃处理,决不允许一撤了之。”

摩根资产管理的Chow表示,官员们正努力在自由化和投资者保护之间取得平衡。“他们正试图防止有问题的IPO申请带来任何可能对投资者不利的潜在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