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新披露的一桩股东诉讼的部分内容,在总共导致346人罹难的两起737 MAX坠机事件中间那段时期,波音公司(Boeing Co., BA)董事会未能就该机型的安全性, 和时任首席执行官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应对负面新闻的行动对米伦伯格提出质疑。该诉讼引用了波音的内部文件。

该诉讼显示,首次坠机事件于2018年年底发生约两周后,米伦伯格设计了“一场公共关系、投资者关系和游说行动”,目的之一是回击负面报道以及美国一些航空公司飞行员团体的批评;这些团体抨击了波音有关MAX设计的信息披露状况。据在诉讼中被引用的内部电子邮件,他与时任首席董事Kenneth Duberstein以及董事会成员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 讨论了该计划。卡尔霍恩是波音的现任首席执行官。

波音公司CEO卡尔霍恩在2020年1月出席一白宫活动。

波音公司CEO卡尔霍恩在2020年1月出席一白宫活动。

图片来源:SAUL LOEB/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大约在同一时间,波音公开指出,狮航(Lion Air) 610航班之所以在印尼发生致命的俯冲,飞 行员以及维护方面的失误是重要影响因素,尽管波音私下里正着手修复与这起事故有关的自动飞行控制系统。该系统名为MCAS,不久后又导致了于2019年初发生在埃塞俄比亚的第二起MAX坠机事件。

波音的股东在特拉华州衡平法院对该公司董事会提起了一桩诉讼,从最近经修改的诉讼所包含的这些新细节可以管窥,在波音陷入美国现代史上严重程度居前的企业危机之际,该公司最高层的内部运作情况。美国监管机构去年年底批准MAX客运航班复飞,结束了近两年的停飞。

波音的一位发言人周一表示,该公司正寻求让这桩股东诉讼被驳回,他说该诉讼缺乏依据。这位发言人说,波音致力于安全、质量和诚信,该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和董事会进行了 “大力度的安全监督”,包括对工程、飞机开发和生产流程进行广泛审核。他说,自MAX危机以来,波音已经改善了安全、质量和合规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