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贵州二十七条生命魂断强制隔离,中国网民对清零政策愤怒到极点

Sat, 24 Sep 2022 00:57:00 GMT

贵州省贵阳市民众做核酸的情景。

新冠疫情爆发已过去快三年,就在世界大部分国家已恢复正常之时,中国依然采取严苛到变态的清零政策。蔓延至全国各地的非人性管控导致大量饥饿、无法就医、经济衰退等次生灾害,9月18日发生在贵州的隔离大巴车祸事件又让27条人命白白逝去。中国网民对此感到极度愤怒和绝望,但是中国政府目前并没有丝毫放松管控的迹象。

清零目标下无辜百姓变冤魂

9月18日凌晨,贵州省黔南州贵阳往荔波方向的高速公路上,一辆大客车冲下高速坠入路旁深沟。事发之时车上共有47人,事故造成27人遇难,20人受伤。

在9月1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贵阳市副市长林刚通报了事故情况:涉事车辆为抗疫转运车,车上除驾驶员和工作人员之外的45人均为贵阳市云岩区“涉疫居民”,当天被送往黔南州荔波县隔离酒店进行集中隔离。

就在事故发生两天前的9月16日,贵阳市疫情指挥部发布一份《贵阳市疫情防控十大专项行动实施方案》,提出“确保2022年9月19日全市社会面清零”。方案要求“确保2022年9月17日乌当区、修文县实现社会面清零;9月19日云岩区、南明区、花溪区实现社会面清零,其他区(市、县)保持动态清零”。

据《中国日报》9月17日报道,贵阳市专项制定了《贵阳市新冠肺炎疫情高风险人员大规模异地转运工作方案》,明确了“一案一专班”和“点对点全程闭环”组织转运原则。截至报道当日,已市外转运7396人,正在转运2900人。

事发后,悲伤和愤怒迅速在中国各大社交媒体蔓延。

虽然此类发言一如既往的迅速被新浪微博等各大社交平台删除,但还是有不少网友把一些留言截图发布到了推特。

其中有一位也在贵阳叫“了不起的杨大婶”的博主在事故发生后记录了她当天的遭遇。“杨大婶”之前已经遭遇过一次武汉封城,如今在贵阳难逃命运的重演。她发布在新浪微博的日记已被删除,但是被网友截图转载到了推特。

9月17日晚,和翻车事故中遇难的贵阳市民一样,已经居家“静默”了十几天的她和儿子一起被通知收拾行李前往隔离点统一隔离。尽管“杨大婶”解释说她和儿子半个月以来所有核酸检测都是阴性,楼里也并没出现阳性病例,还是被告之因为周围其他楼里发现了阳性,他们必须接受统一隔离。

因为不让带宠物,她不得不给家里的猫留了水和食物,但是依然很担心回家之后可能会面对“一个硬邦邦的它”。半夜12点多,“杨大婶”和她儿子穿上必须穿的防护服,一起踏上了去隔离中心的大巴。他们被告之不能脱掉防护服也不能上厕所。

半夜1点多,“杨大婶”母子所在的大巴乘客被通知下车,等待下一辆送他们去隔离中心的车辆,一等就是三个多小时。此时此刻,另一辆行驶中通往隔离点的载有47人的大巴,从公路侧翻到桥下深沟,27条鲜活的人命瞬间化为冤魂。

凌晨四点半,“杨大婶”一行人又被送回出发地。

之前已经在武汉经历过三个月封城的她,愤怒的在帖子里写道:“假若领导者大脑堆满了屎,那就会把底层人逼到屎里生活”。

“我们也在那辆大巴上”

贵阳大巴事故发生的9月18日,在中国一直以来是被视为“国难日”的日军侵华纪念日。但是网友无尽的愤怒和压抑使得这个日子变成了新的“国耻日”。

微博一位名叫“想吃车厘子了”的用户写道:“我们也在那辆大巴上,只是还没有掉下去”。事故以来,尽管屡遭删帖封号,中国社交网络依然到处可见这样的评论:“我们也在那辆大巴上”;“你凭什么认为你不会在那辆凌晨的大巴上?”;“我们要怎么做才能不上那辆大巴车?”

9月19日,“贵阳通报向全社会作出诚恳道歉”登上微博热搜。此话题引发大量阅读和评论,但是其中影响力较大的一些评论和发帖迅速遭到封禁。

微博实名认证用户“诗人潘婷”发表一条微博说:“既然有这样低级管控造成的群体丧生事件发生,我代表自己以及家人在此声明,未来的所有日子里,除非确诊,否则拒绝转运隔离的配合,自觉做到足不出户直至痊愈,无需公费救助,一切法律后果自负”。这条微博在获得6万多次点赞后被删除。

另一位在微博拥有158万粉丝的名为“苏雨珊同学”的用户在呼应“道歉”热搜时写道,她也曾被转运隔离,当时车内并没有阳性也没有密接,半夜拉人转运更是常态。她说:“我们真的不需要道歉……这也道歉那也道歉的,可惜道歉并不能让27条无辜生命死而复生。”

此条贴引来一千三百多条跟帖,大部分充满愤怒,不解和痛苦。一名位于贵州的网友说:“新冠是可怕,但是夺走生命的不是新冠而是防疫,啥时候才能结束啊?”;一名位于上海的网友跟帖说:“不是死于新冠,一群阴性人民硬是凌晨带去隔离,最终死于去隔离的路上,说出来都让人笑话。新冠的死亡率已经远低于普通流感病毒,基本无需看病都能自愈,这么简单的事实不愿意承认,不断防疫、防疫、然而死的都是群无辜且没得病的人民群众。”

贵阳发生的事故并非个例。跟帖里有不少来自其他地方的网友也分享了自己类似的经历。一位IP地址在天津的网友写:“现在防疫已经走火入魔了。6月份我回老家办事,低风险地区回去,但是防疫人员不让下高速。半夜一点多,必须社区工作人来拿着公章来接才可以走,由于时间比较晚,也没有联系社区,我们是山西,高速口都是来来往往的拉煤大车,我们就那么在那儿站了一晚上等到天亮家里人联系社区才来接走。”

另一位IP在吉林的网友记叙了他所经历的隔离:“坐标长春,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半夜一点打电话让收拾行李,凌晨两点被拉到大巴车上去隔离,车上还有七八十岁的老年人,有一个老爷爷因为基础病不能坐着,就一直在大巴车地上躺着(三月份的长春还在下雪)被拉去隔离。”

清零政策何时休,民怨沸腾仍看不到终点

自从2019年末发现新冠病毒,时间已经过去快三年。全世界其他国家纷纷恢复正常生活,中国依然执著于极其严厉的清零防疫政策。

“国际税务和投资中心”国际项目部主任何伟龙(Wesley A. Hill)(照片 由本人提供)

“国际税务和投资中心”国际项目部主任何伟龙(Wesley A. Hill)(照片 由本人提供)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税务和投资中心”国际项目部主任何伟龙(Wesley A. Hill)对美国之音说:“习近平确实很执著于他的抗疫政策,虽然在我来看,倒也不是要下一盘什么大棋”。何伟龙认为可能就是习近平要在二十大召开之前追求他眼中的“稳定”:“我不认为习近平执著于清零是因为他很想控制民众。我认为这是因为清零是一出让他得意的拿手好戏。”

他补充说:“不管怎样,习近平明显是反应过度了。他并不需要通过这些严苛的防疫政策来维持他的地位。”

何伟龙觉得,清零政策或许会在二十大之后慢慢开始放松。“可能只是渐进的,缓慢的,不是那么明显的松动。不会是那种‘好了,二十大开完了,都放开了,不防疫了’,不会是那样。”

他说:“中国现在有很多的问题要面对。有房地产市场的问题,有外交政策的问题,还有俄罗斯啊,最近的上合会议啊,这个清零政策不是中国必须负荷的另一个重担。这现在是习近平想坚持的东西,但是二十大之后不需要还这么必须坚持。所以我猜二十大之后会缓慢放松。不过,如果坚持原样,我也不会感到过分惊讶。”

油管频道主五岳散人在最近的一期节目里说,贵州大巴事故只是因为死亡人数比较多得到了大众的注意,但是清零政策之下,还有大量无法统计的不为人知的伤害。“在拉长的时间段里死亡几百人或者上千人而且分散分布,就不会让人有这种切肤之痛。在一个时间节点上死了27个人,大家就跟发现新大陆一样。”

他在节目里表达了“怒其不争”的态度。“是什么让他们安安静静的上了那辆大巴车,是什么让他们温柔的走进了那个良夜,走上那个送命的大巴车?就像被纳粹拉到奥斯维辛的犹太人,就像被两个日本鬼子赶到江边杀害的中国人一样。”

“你哪怕是发一句牢骚,甚至不是对政府发这个牢骚,就是在小区的群里,对顺民或者助纣为虐者说,你也算是有所反抗了。你闭嘴不言,通往地狱的路是由沉默的大多数而铺就的。如果您这个都不说的话,就没救了。”

被捕中国律师丁家喜妻子、现居美国位纽约的罗胜春 (美国之音黄丽玲拍摄)

被捕中国律师丁家喜妻子、现居美国位纽约的罗胜春 (美国之音黄丽玲拍摄)

同样感到“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还有著名维权律师丁家喜的爱人罗胜春。她告诉美国之音说,尽管自己不在国内,遇到同样的情况不能预测会做何反应,但是她坚信因为争取民主自由入狱的丁家喜和许志永,肯定会为现在荒唐的做法站出来抗争。

她惊讶于大部分中国人得过且过的态度:“大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继续过日子,中国人真能忍。大家就在那祈祷,这噩梦赶快过去吧,只要不折腾到我身上,就不吱声了。”

“大家都明白,这个测核酸啊封城啊,都是毫无理论依据的胡搞,但是就有一帮人跟着他们的指挥棒转,这真是中国的悲剧”,罗胜春说:“我们常人是没有人会去这样做的。但是中国的官员和统治者就做的出来。现在整个世界都已经放开了防控政策,他就能在整个世界都放开的情况下逆潮流而动,来封城,来清零,实在是匪夷所思。”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