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9年缅甸瑞哥,一块广告牌上显示,佘智江(右)与武装组织领袖Chit Thu握手。

图片来源:KAREN PEACE SUPPORT NETWORK

2022年9月30日14:10 CST 更新

泰国警方上个月对一名华裔赌场大鳄实施了数年来最引人注目的逮捕行动之一,当时警方发现佘智江在曼谷郊区的一家日本餐厅用餐。

泰国有关部门表示,佘智江是一个非法赌博帝国的幕后黑手;他已被国际通缉令通缉了近十年。据泰国警方、多家人权组织和项目宣传材料称,佘智江先是在菲律宾和柬埔寨建立了业务,然后把触角伸向饱受冲突蹂躏的缅甸的一个角落,那里被一个军阀控制,基本不受缅甸政府的掌控。

宣传材料显示,佘智江以一个名为亚太新城(Yatai New City)的雄心勃勃的城市开发项目来吸引军阀和潜在投资者,声称该项目有一个大型赌场、许多豪华酒店和购物商场。佘智江在过去五年里的建设活动引起了执法部门和人权组织的关注,他们说缅甸这块地方已经变成东南亚最新的犯罪天堂。

据泰国警方和人权组织称,在与泰国交界的水沟谷(Shwe Kokko)镇上,鳞次栉比的建筑被怀疑用于各种非法活动,涉及线上赌场、网络诈骗和人口拐卖。他们表示,自从佘智江开始建造以来,附近出现了更多这样不受管辖的黑地,由躲避柬埔寨和其他地方打击犯罪行为的在逃富豪和黑帮分子所经营。

几十年来,非法赌场中心在该地区蓬勃发展,主要接待来自中国的客户;赌博在中国是违法的。长期以来,在缅甸、老挝、菲律宾和柬埔寨专门建造的罪恶之城一直是有组织犯罪的中心。泰国皇家警察外交事务指挥官兼国际刑警组织泰国国家中心局局长Kemarin Hassiri少将表示,泰国警方逮捕佘智江是根据中国执法部门所提供线索进行的,是迄今为止对上述在逃者新藏身处的最大规模打击。

Kemarin称,佘智江被关押在曼谷的一所监狱里,预计将在年底前被引渡到中国。Kemarin表示,佘智江的被捕只是一个开始。

“佘智江是一只海豚,尚未落网的还有鲸鱼,”他说。“有更大的鱼等着我们去抓。”

佘智江在香港和缅甸的公司未回应置评请求。

根据宣传材料,亚太新城的初期计划包括建造自然公园、高尔夫球场和科学创新中心。开源卫星图像显示,2016年之前此地是一个小城镇,建筑物很少,似乎主要是简陋的住宅。此后几年,与项目宣传材料中见到的一些规模和位置相对应的大型建筑已经矗立起来,包括旗舰赌场大厦。两名为非营利组织工作的调查人员最近访问了该地区,他们说那里是一个简陋的、守卫森严的商业和住宅区。

像这样的项目在该地区被称为“菠菜城”,因为在普通话中,“菠菜”的发音与“博彩”相似。据美国国会设立的专门致力于缓解冲突的独立研究机构美国和平协会(U.S. Institute of Peace, 简称USIP)称,在附近城镇妙瓦底(Myawaddy)的郊区正进行另一项大型开发项目,该项目由尹国驹(Wan Kuok-koi)支持。尹国驹绰号“崩牙驹”,因涉帮派相关罪行在澳门监狱服刑14年,于2012年获释。

USIP缅甸地区主任Jason Tower说:“这基本上是一个执法部门管不到的地区,是一个显然意在为犯罪分子从事各种非法活动提供便利的区域。”该组织发表了关于这些飞地、它们对缅甸冲突局势的影响以及它们与跨国犯罪网络的联系的详细原创研究报告。

im 633321?width=700&height=466

2019年,建筑工地遍布在柬埔寨西哈努克市。

图片来源:BRENT LEWIN/BLOOMBERG NEWS

缅甸东南部只是在该地区新建立的又一个中国赌博热点。2000-2009年代的初期,赌博活动最初在中国西南边境的偏远城镇兴起。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接触到互联网,网络赌场在菲律宾等更远的地方出现。菲律宾政府2016年前后的一次打击行动导致赌场经营者大批出逃,许多人来到柬埔寨海滨城市西哈努克经营, 这座城市当时正迅速成为一个区域性的旅游热点。

这座城市很快就发生了蜕变。帮派相关暴力和欺诈成风,比如假的网上赌场引诱客人存入大量保证金,经营者随后关闭业务并携款潜逃。2019年,柬埔寨和中国政府发起了一项联合执法行动,以打击该地区的犯罪活动,柬埔寨还宣布网络赌博为非法。据USIP称,西哈努克市的一些赌场经营者再次出逃,这次是逃往缅甸所谓的“菠菜城”。

事实证明Shwe Kokko是一个理想的新运营基地。该镇位于缅甸克伦邦,军方与少数族裔叛乱分子之间的冲突在这一地区已经持续了60余年。Shwe Kokko位于一个民兵组织控制的地区,该组织由叛军的一个分离派别组成。该派别被授予对该地区的自治权,条件是要效忠缅甸军方。

im 633418?width=700&height=466

2017年5月拍摄的卫星图像显示的是与泰国交界的缅甸小镇瑞哥。

图片来源:GOOGLE EARTH

佘智江是最先行动起来的人之一。他是中国公民,还持有柬埔寨护照。根据柬埔寨和缅甸的官方文件以及他的项目宣传材料,他至少还有三个名字,分别是佘伦凯、Dylan She和Tang Kriang Kai。大约10年来,他一直在躲避中国有关部门的追捕。根据相关案件的法庭文件,中国有关部门过去曾指控佘智江在菲律宾设立非法彩票业务,并在2014年将涉案的他的八名同伙判刑。目前还不能确定中国在寻求引渡佘智江时提出了哪些指控。

国际刑警组织泰国国家中心局的负责人Kemarin说,佘智江通过非法越过泰国边境来躲避侦查,这样移民官员就没有他的入境记录。

据USIP称,佘智江于2017年前往水沟谷,与武装组织领袖Chit Thu达成了一项新城开发协议。

Chit Thu或许已让佘智江全权做主,但缅甸中央政府并没有。来自缅甸国家投资委员会的文件显示,佘智江麾下开发企业亚太国际控股集团(Yatai International Holding Group)在当地的一家子公司于2017年注册,并获准在水沟谷的25.5英亩土地上建造豪华别墅;亚太国际注册于香港。那时,亚太国际已经开始宣传大得多的开发规模,Google Earth的历史卫星图像显示,建设规模远超之前获批的规模。2019年,缅甸当时的文职政府宣布调查该项目扩张事宜。

im 633420?width=700&height=466

2022年4月,卫星图像显示,水沟谷有了大量的新建筑。

图片来源:GOOGLE EARTH

当地非营利组织称,当时项目的很大一部分已经建成,但上述调查拖慢了进一步扩张的步伐,新冠疫情则妨碍了中国客户涌入此处。去年2月,缅甸军方推翻了民选政府,造成了更大的不确定性。这场政变引发了军方与反叛团体之间的新冲突,并加剧了已有的冲突。

泰国调查人员表示,他们现在怀疑,该城的现有建筑被改换了用途,成为了网络犯罪分子的行动中心。Kemarin称,一个特别小组将就一些指控展开调查,相关指控称,人口贩运网络诱骗了来自肯尼亚和台湾等地的移民求职者,用虚假的招工广告将其引诱到泰国,继而将他们偷偷运送到水沟谷和类似的中心,在那里他们被迫在监狱般的设施里工作,面向全球互联网用户行骗。

USIP的Tower说,佘智江被捕可能令该地区的其他犯罪头目有些胆寒。 “这可能会让情况略有改变,” 他说。“但鉴于缅甸的政局并不稳定,这种活动不太可能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