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的协议还敦促富裕国家政府全面改革多边开发银行,使这些机构能够为发展中国家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和基础设施提供更多资金,以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

图片来源:JOSEPH EID/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2022年11月21日12:15 CST 更新

较贫穷国家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争取到了一项为气候相关损害设立基金的协议,这是一项更广泛协议的一部分,但该协议未能就更快减少全球排放达成一致。

在这个埃及海滨度假胜地举行的COP27峰会上达成的这项协议是较贫穷国家取得的一次胜利,这些国家自30年前首个联合国气候公约签署以来一直要求获得这项资金。

周日清晨达成的更广泛协议的其他条款,让努力确保更快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富裕国家的谈判代表感到失望。在发展中大国试图淡化去年在格拉斯哥达成的一项减排协议后,富裕国家设法保住了这份协议,但它们没有获得新的承诺。

周日的协议还敦促富裕国家政府全面改革多边开发银行,使这些机构能够为发展中国家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和基础设施提供更多资金,以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这是对发展中国家长期以来的批评做出的回应,这些国家说世界银行等机构提供的应对气候变化的资金太难获得,且利率太高。

该协议最值得一提的条款是为损失和损害拨出专款,即海平面上升、更强烈风暴,以及其它大多数科学家认为与气候变化有关的影响造成的突然或可能无法挽回的破坏。

代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谈判者们在峰会的最后几个小时同意设立一个基金,而人们此前预期采取这一举措会遭遇来自美国和其他富裕国家的阻力。该基金将专门用于帮助被认为是最脆弱的贫困国家,这是富裕国家的一个关键要求,这些国家不希望资金流向中国和其他被联合国气候条约视为发展中经济体的较高收入国家。

建立这样一只新的基金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联盟越来越高的呼声,该联盟中既有巴巴多斯这样的小岛国,也有地势低洼、人口稠密的孟加拉国。这些国家被认为是受气候变化威胁最大的国家,但在科学家所称自工业时代开始以来排放的导致地球变暖的温室气体中,这些国家的排放只占一小部分。

巴基斯坦今年季风雨季和洪水的规模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他们的行动,这些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估计达300亿美元。巴基斯坦官员将此归因于气候变化,一些科学家称气候变化可能是一个促成因素。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说:“此次峰会朝着公平合理的方向迈出了重要一步;很显然这还不够,但对于却是重建信任亟需的一个政治信号。”

上述决定保留了一种可能性,即中国、盛产石油的波斯湾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中的其他高收入国家可以向该基金出资,或是为其他旨在支付“损失和损害”补偿金的行动提供资金。该协议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负责在明年“确定和扩大资金来源”以及理清其他细节。官员们预计,这些决定将成为未来几个月激烈辩论的主题。

菲律宾的谈判代表Vicente Paolo Yu说:“我们希望从这次COP27峰会中得到的,是设立一个由发达国家资助的基金的政治决定。”

中国、沙特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代表说,这些发展中国家没有义务出资。1992年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将这些国家指定为应从发达国家获得资金以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美国、欧洲和其他发达国家说,鉴于中国在过去三十年经济快速增长且波斯湾产油国积累了巨大财富,这种划分不再合理。

长期以来,发达国家一直抵制创建基金,担心同意付款会使本国政府和公司面临诉讼风险。

拜登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说,上周六的协议不会产生法律责任。

任何一个事件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归因于全球变暖并不明确。当前正在兴起天气归因研究,一些气候科学家目前在讨论气候变化对某一特定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有多大影响。根据联合国最新的气候科学报告,气候变化使世界许多地区出现干旱、热浪和其他极端天气事件的频率更高,性质也更加严重。

发达国家的谈判代表在气候峰会的最后一天击退了大型发展中经济体想要解除去年格拉斯哥气候峰会上达成的协议的行动。格拉斯哥的协议敦促各国政府加强今年的排放目标,以实现巴黎气候协定里规定的目标。这些目标要求各国政府将温度上升幅度限制在远低于2摄氏度,最好是与前工业时代相比把升幅控制在1.5摄氏度。联合国表示,按照当前计划,全球气温将上升约2.5摄氏度。

很少有发展中国家跟进气候协议。在沙姆沙伊赫峰会的最后一天,主办会议的埃及官员公布了一份由发展中大国撰写的协议草案,该草案将导致各国在未来十年内不积极加强实现排放目标。对此,欧洲谈判代表威胁说要退出谈判。

最终协议基本上保留了格拉斯哥协议的文本内容。但是里面没有包含富裕国家,特别是欧盟国家所寻求的措施,这些措施将比格拉斯哥协议更严格,以便让升温1.5摄氏度的气候目标可以实现。欧洲官员希望谈判各方能做出在2025年前达到全球排放峰值的承诺,科学家认为这是将升温限制在1.5摄氏度所需的步骤。但这样的措辞没能在沙姆沙伊赫峰会谈判中留存下来。

“对于人类和地球来说,我们现在拿出的举措力度并不够,不能算得上向前迈出了一步,”欧盟气候专员弗兰斯 · 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说,“碳排放大国没有作出足够的、额外的减排努力,来加强和加快碳减排。”

关于这个损失和损害基金如何运作,以及它是否能够迅速采取行动帮助那些多数科学家称已经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仍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美国作为长期以来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被寄望于牵头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气候融资。但是,任何资金都需要得到美国国会的批准,可能会面临共和党的反对。

不过谈判人员认为该协议仍是一个令人欣慰的转折。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搅乱了能源市场,并在谈判前埋下了地缘政治争端的隐患。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全球最大的排放国,也由于台湾问题争端,甚至在本次大会开始前还没有恢复谈判。

美国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在大会期间成功与中国负责气候变化的官员恢复了联系

此外大会还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克里的发言人表示,克里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为此他不得不进行隔离,他与他的团队以及其他国家的谈判代表通过线上工作。克里的发言人说,他的症状很轻微。

上周四晚间,谈判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欧盟表示愿意设立该基金,但条件是该基金必须针对最脆弱的发展中国家,而较富裕的发展中国家需要出资。

埃及官员上周六召集77国集团(代表132个发展中国家)、欧盟、美国和小岛屿国家联盟(简称Aosis)的谈判代表开会。77国集团的谈判代表坚持设立一只“损失与损害”基金的提议,该基金有可能向所有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甚至是像中国这样的较富裕发展中国家,而不仅仅是作为Aosis成员的最脆弱国家。

欧洲谈判代表询问这是否是Aosis的立场。Aosis的成员也是77国集团的成员。代表Aosis的马尔代夫环境部长要求暂停会议30分钟,以便与77国集团讨论这个问题。

77国集团和Aosis的谈判代表回到会议室后说,他们愿意支持欧盟所希望的针对特别脆弱国家的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