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远程学习的巨大代价

哈福德:居家学习让学生父母背上了沉重的负担,还可能影响孩子的心理健康,但最让我担忧的还是无法在校学习的长期成本。

本周的崩溃因一场法语测验而起。老师在屏幕上展示着一份PDF文档,上面是测验题。她往下滚动文档的时候,我儿子开始慌了:他还没有做完之前的题目——现在这些题目从视野里消失了。他举起手,想告诉老师,但她没注意到。我们发现的时候,他抽抽噎噎地试图向老师解释这个难题,因为感到尴尬,他躲闪着镜头。

又是远程学习的一天,我的孩子们还是幸运的:他们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桌子,自己的房间和自己的电脑。他们的学校资源丰富。没有多少人能够占尽这些好处。尽管如此,问题开始显现了。

数月前,我就担心关闭学校的巨大成本。这些成本是多种多样的,因此人们的注意力很容易被一些眼前的问题夺走。

首先,监督孩子的负担不成比例地更多落在了女性身上。纵观研究中心(Centre for Longitudinal Studies)在去年7月发表了奥瑟•维拉森(Aase Villadsen)及其同事所作的一项缜密的研究,该研究得出结论,小学生的母亲平均每天在孩子居家学习方面花5个小时。这几乎相当于全职了。父亲则每天花略少于两小时的时间,这也不算短了。指望有工作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保住自己的岗位,这可持续么?

对于中学生的父母来说,这个问题没那么严重,但问题依然存在:为了支持孩子在家完成课业,中学生的父亲平均每天花1小时,而母亲平均每天花两小时。

第二,心理健康。纵观研究中心发表的另一项研究由莫拉格•亨德森(Morag Henderson)及其同事进行,该研究发现,19岁人群的抑郁、焦虑和孤独感的水平很高——比年纪更大的人群高得多。也许年纪更小的青少年能够幸免于此,但我很怀疑。

但最让我担忧的是无法在校学习的长期成本。佩尔•恩塞尔(Per Engzell)及其同事研究了一些荷兰的学生,他们仅仅错过了8周的在校学习。“尽管封锁时间不长,远程学习的基础设施也很完善,我们得到的结果却很糟糕。”平均而言,孩子们在未能在校学习的这段时间里没有取得任何进步。较幸运的孩子们学到了一点;弱势的孩子们实际上还退步了。

这不仅仅是富国的问题。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数据,在某一些时刻,有15亿孩子未能在校学习,超过了地球上所有学龄儿童的80%。有比例较小的一部分孩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未能在校学习。

可以从两个角度看待这件事情,每一个都不是什么好兆头。第一个角度是,有一代孩子失去了发展重要技能的机会——对于较小的孩子,他们失去发展阅读技能的机会;对较大的孩子则是更高等的数学、科学和批判性思维;对所有孩子而言,则是合作和专注等更软性的技能。

即使仅从最狭窄的经济角度,这也伴随着可观的代价。在经合组织(OECD)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埃里克•A•哈努谢克(Eric A Hanushek)和卢德格尔•韦斯曼(Ludger Woessmann)计算得出,“受学校关闭影响(的学生)预计在一生中的收入会低约3%”。这些孩子有一天会占职场大军的四分之一乃至三分之一,这就意味着,“在本世纪余下时间里”,经济增长预计每年将降低1.5%。他们是在去年9月进行估算的,他们当时还补充称,“如果学校无法迅速重新开放,这些经济损失还会加大”。

哎呦。事情真的有这么糟糕吗?这让我们禁不住想要忽略这个经济模型的结果。然而,证据以及常识强有力地凸显,学校是重要的;很多孩子长时间未能在校学习。

第二种看待这个问题的角度可能令人更加沮丧:这是一个关于不平等的故事。就如荷兰那项研究的数据显示的,孩子受到的影响并不是同等的。担任剑桥大学(Cambridge)教育学教授至不久前的安娜•维尼奥尔斯(Anna Vignoles)指出,总有一些孩子在劣势境况下开始学业,而我们通常未能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帮助他们赶上。

“说一年的中断会影响他们的余生,这听起来很荒谬,”她告诉我,“但考虑到我们在平常时期都未能做到,我不知道我们怎么能认为我们在这种时期能够赶上。”

但有些方案可能有所帮助。布里斯托大学(University of Bristol)的西蒙•伯吉斯(Simon Burgess)和汉斯•西韦特森(Hans Sivertsen)提出了一个方案:雇佣一些辅导人员,对他们进行基础培训,让他们在每天课后进行1小时的小组辅导——可能持续到危机过去后的1年左右。我估计不会缺少能做到这件事、又渴望为复苏贡献力量的人。

一些孩子将会需要——并且可以得到——比别人更多的帮助,因此这个方案可以同时解决群体中技能的缺失和无法在校学习引起的不平等效应。

英国政府已经出资支持这方面的一些温和举措,但我们应该以前所未有的雄心帮助孩子。小组教学能够帮助学童取得进步,这一点已经得到了强有力地证明。主要问题是花费。我们付得起这笔追赶上进度的学费吗?当然,因为我们负担不起不这样做的结果。

本文作者的新书名为《统计学如何解释世界》(How to Make the World Add Up)

译者/徐行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