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nited Auto Workers, 简称UAW)举行了罢工;2020年,新冠大流行导致封锁;2021年,半导体短缺。幸运的是,投资者已经将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视为成长股,否则他们可能会更加担心该公司贫乏的现金流。

这家美国销量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周三表示,预计全球微芯片短缺将使其今年损失15亿至25亿美元的自由现金。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上周公布季度业绩时也做出了类似的预测。根据通用汽车内部预测,加上很高的资本支出,这个问题将使其汽车业务的调整后自由现金流在2021年减少到只有10亿至20亿美元。该公司股价在早盘交易中下跌6%。

去年,该公司汽车业务自由现金流为26亿美元。总体上讲,导致全球各地工厂关闭的疫情封锁在2020年给通用汽车造成的财务创伤出奇地小,以大多数指标衡量,比前一年40天罢工造成的停工损失还要小。导致这种韧性的一个原因是其关键市场美国的汽车需求强劲反弹。另一个原因是严格的财务管理,包括推迟一些资本支出。

2021年的资本支出将相应地增加:该公司预计将支出90亿至100亿美元,高于2020年的53亿美元和2019年新冠大流行前的75亿美元。追加之前推迟的支出并不是唯一的原因:通用汽车还在加速投资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上个月,媒体大肆报道了该公司希望在2035年之前完全消除轻型汽车尾气排放的雄心壮志。

该公司凭借外界大为看好的电动汽车计划引发了大量关注,其股市估值也飙升,然而该公司面向华尔街的推销宣传缺了重要的一环:能够在展厅里展示的成型尖端电动汽车产品。通用汽车大肆宣传其Ultium电池平台,但该平台首批推出的悍马(Hummer)卡车和凯迪拉克(Cadillac) Lyric车型都将作为2022年款推出。

随着其他大型传统汽车制造商纷纷推出令人注目的汽车,通用汽车在环保方面的雄心与其现有产品系列之间的反差越来越明显。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去年推出了新款旗舰电动汽车ID.3.。福特的野马(Mustang) Mach-E开始已经开始向经销商发货。目前,通用汽车只有雪佛兰(Chevrolet) Bolt,这款电动汽车于2017年投产,使用的是上一代电池技术。去年这款车销量很好,部分原因是该公司大力促销,但在电动汽车竞赛中仍远远落后于美国市场领先者特斯拉(Tesla Inc., TSLA)。

通用汽车股票估值已不像以往那样低廉。即使在周三的下跌之后,该公司的预期市盈率仍在9倍左右。剔除去年停产造成的波动,这个估值倍数接近2014年破产后的峰值,当时美国汽车销量仍在从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强劲反弹。

投资者对通用汽车引领该行业进入大规模电气化新时代的能力感到兴奋。该公司通过近几年的尝试,实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严格管理,但现在它还需要别的东西:让客户满意的全新产品。前文所说的新款悍马和凯迪拉克需要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拿出非常令人信服的表现,否则通用汽车的环保光环将迅速褪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