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股价下跌的一年对标普和纳斯达克指数的影响尤为严重。图为上周五纽交所交易大厅。

图片来源:MICHAEL M. SANTIAGO/GETTY IMAGES

2022年12月5日15:55 CST 更新

道琼斯指数正以近一个世纪以来所未见的幅度跑赢大市。

道琼斯指数今年以来累计下跌5.3%,按常理来说这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但比起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其表现还是可圈可点。具有更广泛代表性的标普500指数今年以来累计下跌15%,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27%。

道琼斯指数今年迄今跑赢标普500指数的幅度是自1933年以来历年同期最大的;而跑赢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的幅度则是自2000年以来历年同期最大。这三大指数当中,唯有道指目前未处于熊市区域。处于熊市区域是指从近期高点下跌20%或以上。

这种分化再度表明,美联储今年积极加息已全方位地震动市场。在美联储试图给美国经济降温、一场潜在的衰退迫近之际,投资者正追捧那些当下有着实实在在现金流的所谓价值型公司的股票。而基于未来实现高增长的前景取得高股价的科技公司则遭遇重挫。

这对被认为代表美国经济中坚力量的道指起到了推动作用。道指由30只成分股构成,包括麦当劳(McDonald's Corp., MCD)、波音公司(Boeing Co., BA)和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纳指有3,700多只成分股,通常被认为是一个科技股基准。标普500指数由500只成分股组成,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美国股市最广泛的衡量标准,科技公司是其中的一大块。

道指并不总是领跑市场。2020年和2021年,当时利率接近零,能为投资者带来良好回报的投资选择减少。这使得投资者更愿意押注于科技公司等风险较高的股票。新冠疫情使人们在网上工作和娱乐,也提振了科技公司。2020年,道指上涨了7%。纳指上涨44%。

不过,今年科技股并不是那么热门的交易板块。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和谷歌(Google)母公司Alphabet Inc. (GOOG)等大盘股的跌幅都超过了标普500指数,事实证明对标普500指数和纳指都构成了拖累。

另外,这两个指数都是按市值加权的,所以规模较大的公司拥有更大的影响力。这意味着,科技巨头股价下跌的一年对标普和纳斯达克指数的影响尤为严重。

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Morgan Stanley Investment Management Inc.)的美国股票基金经理Andrew Slimmon说,标普指数存在市值加权的问题。

由于美联储可能在明年继续加息,一些投资者和策略师表示,道琼斯指数或将继续引领市场。虽然美联储已暗示计划放缓加息步伐,但有官员此前表示,持续的通货膨胀为明年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提供了依据。上周五的就业报告显示,劳动力市场依然紧俏,给物价带来上行压力。本周,投资者正等待11月份的生产者价格指数,以了解最新的通胀情况。

与其他两个主要股指不同的是,道琼斯指数的计算方法是将30只股票的价格相加,然后除以一个因子,该因子会考虑拆股等变化。这意味着股价较高的公司对该指数走势有更大的影响,无论这些公司的总市值如何。

受高油价带动,雪佛龙公司(Chevron Corp., CVX)的股价今年领跑道指成分股,累计涨幅达54%。得益于该公司在道指中所占权重高于在标普500指数中的权重,雪佛龙股票对道指表现的贡献也最大。相对于对标普500指数的影响而言,安进公司(Amgen Inc., (AMGN)和UnitedHealth Group Inc. (UNH)等其他对指数表现贡献排名居前的个股对道指的影响也更大。

道指成分股不包括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等,后者今年以来已累计下跌44%。根据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S&P Dow Jones Indices)截至11月底的数据,今年以来亚马逊对标普500指数表现的拖累最大。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运营道琼斯指数、标普500指数和另一些指数。

道指的30个成分股均是标普500指数的成分股。整体来说,道指中科技股的权重低于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今年以来美国股市上的科技板块遭受重创。相比之下,道指中医疗健康、金融和工业类股的权重更大,而这些类股今年的表现更好。

投资管理公司Crossmark Global Investments的首席投资官Bob Doll说:“如果你相信利率将在更长时间内维持在更高水平,那么价值股可能会继续跑赢成长股。”Doll表示,他的公司倾向于加仓能源、医疗健康和金融股。

与前几年相比,今年投资者向追踪道指的基金投入了更多资金。根据Morningstar Direct的数据,截至今年10月,与道指挂钩的被动管理型美国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净流入资金约21亿美元,为2017年以来一年中前10个月的最高净流入水平。

不过,追踪标普500指数的资金规模要大得多。Morningstar Direct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追踪标普500指数的美国股票共同基金和ETF已吸纳71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

Strategas Securities的ETF策略师Todd Sohn说:“在我看来,道指受到的关注和该指数相关资产获得的投资似乎有点失衡。"

Sohn说,他的许多客户最近都咨询了道指的表现情况。他认为,道指可能会继续跑赢大盘,至少在明年之前是这样。

对于有兴趣针对道指建仓的客户,Sohn推荐SPDR 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 ETF Trust,这只信托基金与道指的表现亦步亦趋。

如果客户对道指的价格加权算法心存疑虑,Sohn推荐追踪标普500等权重指数的ETF;该指数中最小和最大的公司享有相同权重。标普500等权重指数下跌了8.8%,表现好于传统的标普500指数。

道指今年以来对其他股指的领先优势没有让Infrastructure Capital Advisors首席执行官兼基金经理Jay Hatfield感到惊讶。他说,大约15年前,当他引领他的大女儿入门投资时,他让她从道指中挑选股票,因为道指以可靠的大盘股公司闻名。他的女儿选中了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 DIS)。

“我们在今年年初的时候说过,道指的表现将超过标普500指数。”Hatfield表示,“那时候我们还不知道我们说得有多么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