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那些影视作品中的“假游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



,作者:箱子,头图来自:《神话任务:群鸦盛宴》

在东京都杉并区的西荻洼,有一批人做了 15 年的“假游戏”,每年 4 到 5 月的日本黄金周假期期间,数百位设计师和艺术家就会向名为“My Famicase Exhibition”的展览,递交
自制的、历史上从未存在过的红白机卡带

。虽然这些卡带有着漂亮的封面和有趣的玩法简介,但实际上都是
“不可运行的”

,展览主要目的是通过做假游戏的形式,将卡带视为一种艺术呈现,顺道也让老玩家们怀怀旧。

165440121340

2020 年 My Famicase Exhibition 上的一个作品,非常有趣

不过,参与 My Famicase Exhibition 的设计师终归只是在介质上做文章,殊不知做假游戏已经成为一项更深入、更丰富且更讲究的手艺。
有些假游戏除了不能玩之外,画面和故事甚至都像模像样,该有的那是一个也不会少。

真团队,假游戏

2020 年 2 月的时候,苹果 TV+ 上映了一部名叫《神话任务:群鸦盛宴》
(Mythic Quest: Raven's Banquet)

的情景喜剧,由老牌影视公司狮门娱乐牵头,育碧也参与了制作。  

其实两者合作的消息在 2019 年的 E3 上就有公布,至于为什么要喊游戏公司来拍戏,那是因为这部剧的故事,围绕着一个研发和运营大型 MMORPG 的游戏工作室展开。制作团队恐怕是想效仿《硅谷》卖座的模式,
直接把公司幕后发生的事情展现给观众看,借由人们的好奇心来博取收视率。



尽管这部剧有不少搞笑桥段,但还是探讨了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剧中的游戏创意总监刚愎自用,基于剑与魔法的烂俗题材,发起了被称为《神话任务》项目;程序员是约翰·卡马克式的天才人物,平时闷声不作响,几乎可以解决任何技术难题;年迈的星云奖得奖作家负责给游戏编写背景故事,和年轻人有沟通上的困难;营销总监则变着法子想让玩家们氪金,活脱脱一副见利忘义的奸商形象。  

这些个性迥异之人组成的班子,势必会发生争执,从角色设计的文化争论,到借助网红来带货的思辨,各种冲突也引发了多元的戏剧效果。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该剧还描绘了一款独立游戏的“变质”过程,讲述了一部具有深度又充满乐趣的作品,是如何因出名、资本注入而不断向市场妥协的。

  

不过,既然是拍游戏相关的内容,游戏本身自然是无法略过的东西。除了利用《刺客信条》《荣耀战魂》和《魔法门》,甚至是其它工作室的作品如《天国:拯救》来填补场景间的空白外,
为了言之有物,育碧旗下的 Red Storm 团队,还真的需要给《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来制作画面。

165442619070

剧中的这个过场,显然来自《魔法门之英雄无敌VII》

在剧集的执行制片人 Danielle Kreinik 看来, 参与了《彩虹六号》《孤岛惊魂》和《全境封锁》系列开发的 Red Storm 工作室,无疑是塑造信服力的保证。他们弄了一套沙盒系统,创建了一个欧洲奇幻风格的 MMORPG 环境。

假游戏中的人物诸如“蒙面人”和“白骑士”也有原创的 3D 建模,至少让演员们能够就着实物进行表演。而布景中的游戏工作室,也是育碧和节目的艺术部门进行大量合作的结晶。从墙上的人物画,到显示器设置和桌上的玩具,甚至是 Bug 追踪器、动捕设备和动画程序,都得像是真正的游戏开发环境。

165442255203

平心而论,《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呈现的配套资源,忽悠一下圈外观众应该足够了,但对于那些深谙 3A 作品相关细节的玩家来说,
它的质量会和剧集里的故事产生割裂。毕竟它的卖相,看起来也没比近几年铺天盖地的页游贴片广告好到哪去,

居然能在平行世界里能成为当红作品,只能不去深究。

165443142878

假游戏《神话之旅》的画面真的很一般

好消息是,整个剧组围绕游戏探讨的问题还算靠谱。这得益于他们请了不少真实的游戏工作室成员,也花时间
讨论了玩法趋势和技术障碍,以及涉及政治正确和加班文化的产业问题。

只有这样,那些原本不太了解游戏的剧组工作人员,才能放下以往的误解和偏见,不至于做出冒犯玩家的内容。

以假乱真的态度

与《神话任务:群鸦盛宴》一上来就直面整个游戏产业的大格局不同,电视剧《104号房间》
(Room 104)

第四季的最后一集《芭比之夜》
(The Night Babby Died)

聚焦更小的情感。它讲述了两个久别重逢的朋友,通过一款叫做《志高荣耀2》
(Crowning Glory II)

的游戏重新审视过去、并再次结下羁绊的故事。而围绕着电子游戏传播正能量,也可以说是传统媒体领域比较少见的题材。

在 104 房间中,一对落寞的青年紧盯着电视上的像素画面,两人联合起来探索地城、解决谜题、战胜敌人,他们的表情逐渐从困惑转变为快乐。但你应该也猜到了,《志高荣耀2》在现实中并不存在。

165444635812

《104号房间》剧照  



剧集里的《志高荣耀2》有着复古且还算精致的画面,设定上就是一款 8bit 游戏。根据编剧 Jenée LaMarque 的说法,假游戏的战斗部分参考了《塞尔达传说》和《水晶战记》
(Crystalis)

,第一人称探索地牢的方式来自《梦幻之星》,Boss 战有些像《超惑星战记》,再加上如《忍者龙剑传》一般的过场动画点缀,游戏的“公式”便成型了 —— 虽然听起来特别“缝合怪”,但换个角度来看也能知道他们是懂行的。

165445374383

《志高荣耀2》的战斗画面确实很像早期的《塞尔达传说》




值得一提的是,电视剧的故事同样来自导演 Mark Duplass 的游戏经历。

有一次他和自己的老哥玩《巫术》
(Wizardry)

,不小心把角色弄死了,以至于难受到当天晚上都没有吃饭,后来他们的朋友、联合编剧 Julian Wass 做了一些功能才解开 Mark 的心结,填补了他长期以来的遗憾:  

“几年前的新年前夜,我们都在 Mark 家里做客,我把我的发现告诉了他。在《巫术》里,他们其实可以回收角色的尸体,然后拖到镇上复活。我说‘Mark,如果你能找到你的旧卡带……死掉的人物应该还在那儿。’”  

负责将这些幻想付诸实现的,是特效团队 Barnstorm VFX,他们给《高堡奇人》设计过大型、破败的建筑景观,对一些小型的数字特效更是轻车熟路,但要求“做一款假游戏”的需求可以说闻所未闻。

165446500027

《志高荣耀2》的解谜要素

《志高荣耀2》有着奇幻风格的外皮,有着某种形式的故事,为了配合演员的演出还得有过场动画。Barnstorm VFX 首先萌生的想法,是请位像素艺术家来把静态的场景给解决了。

但最早做出来的东西効果并不好,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今的像素艺术从可选色彩来看要比八位机时代的游戏多出一截,也没有存储空间不足的担忧,艺术家不必像 80 年代的程序员那样,用三种颜色死抠只能占位 16 个像素格的小人。  

后来 Barnstorm VFX 换了种思路,即先用手绘把图像画出来,再在限制调色板的情况下,一点点自行转换成数字画面,与此同时,还得注意 CRT 电视上的像素会产生扭曲,因为它们未必是方形的。

165446423422
《志高荣耀2》的画面还是比八位机游戏强一点

至于电视剧中游戏玩法的展现,则是用接近动画的形式来伪造,给游戏角色设置一个行走周期。而芯片音乐则可以方便的用 Chipsounds 程序来解决,只需要注意 FC 的音频输出为两个方波提供主旋律、一个三角波展现低频、一个噪声通道模拟游戏音效,一个样本通道可以实现简单的采样。  

最后,考虑到演员不一定能即时对假游戏产生逼真的反应,《104号房间》剧组的方法是在电视机周围贴上标有数字的便签,然后给演员带上耳机,通过“看 X 号便签“传话的方式,让他们的眼神和屏幕互动。

165447212321

假到真时真亦假

一种特殊的情况是,
文娱作品里的假游戏,有时也能获得蜕变为真游戏的机会

,正如鲁迅先生在《故乡》一文里发出的感慨:“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比如《疯狂太空》
(Space Paranoids)

,原本是 1982 年电影《创》
(Tron)

里的假游戏。在虚构的故事情节中,软件工程师 Kevin Flynn 编写的《疯狂太空》代码被同事窃取,然后作为 ENCOM 公司的产品发布。当 Flynn 气冲冲的跑到董事会准备告发这起事时,等待他的却是扫地出门的结局。

165448000834

电影里的《疯狂太空》

后来 Flynn 为了收集同事的犯罪证据,又阴差阳错的进入到了网络世界。因为假游戏在电影里起到了承上启下、串联主线的关键作用,到了 2009 年,现实里的 42 Entertainment 公司为表敬意,在圣地亚哥动漫展
(San Diego Comic Con)

上,展出了为其制作的可玩街机版本。  

“真《疯狂太空》”的感观和电影一致,玩法跟常见的 FPS 也没太多区别,玩家需要用操纵杆控制移动和射击,轨迹球用于瞄准,通过摧毁坦克、炮塔等敌人获得分数,地图中还有一些弹药补给站。

165449928327

圣地亚哥动漫展上的《疯狂太空》 

有意思的是,
42 Entertainment 将开发商署名为 ENCOM,且游戏排行榜上的最高分 999,000 由电影主角 Kevin Flynn 保持

,再到后来他们又制作了基于 Unity 引擎的 Online 版本,用浏览器装上插件就能运行——作为电影续集《创:战记》的预热,也算是对 20 多年前经典作品的追忆吧。  

其实针对 1984 年上映的电影《小鬼奇兵》
(Cloak & Dagger)

,雅达利也做过类似的事情。电影情节中的主角,是一位特别喜欢打游戏的小孩,总幻想有超级特工陪在自己身边。他无意间获得了一盘卡带,打通后发现里面藏有军事机密,结果引来杀生之祸,大人们却觉得他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165450755306

《小鬼奇兵》电影剧照

电影对假游戏没有特别细致的描写,Atari 5200 的镜头一闪而过,卡带还是用的道具
(拿其它游戏的卡带贴上《小鬼奇兵》的封面)

。而当制片方真正找到雅达利谈合作,并要求开发一款游戏作为电影的元素时,
雅达利转头就把正在制作的街机《X 特工》
(Agent X)

改名成《小鬼奇兵》

,特别鸡贼。

165450923920

雅达利做的《小鬼奇兵》

显而易见的是,除了特工的角色造型外,这个街机游戏和电影情节没有多大关系,玩法是常见的俯视角清版射击,特工不断射出如箭头一般的子弹,也根本不会有小孩登场。后来雅达利员工 Dave Comstock 想把它移植到家用机,算是进一步还原电影中假游戏的特性,但最后却无疾而终。  

在所有的假游戏中,我认为《恶魔人》
(Demonik)

可能算是最特殊的一个,因为它处于
“真假的叠加状态”

《恶魔人》在电影《祖母的孩子》
(Grandma's Boy)

中登场时,被描绘为游戏测试员 Alex 开发的业余作品,影片也展示了一部分“假游戏”的第三人称动作玩法。然而在现实世界,Terminal Reality 实际上在同步开发这款虚构的游戏,成品预计会作为 Xbox 360 的独占内容,电影里的画面恰恰来源于 Demo。因为本作号称有吴宇森参与制作,还在 2005 年的 E3 上播过片,引起了一定关注。只可惜由于财政问题,开发工作没过多久就被无限搁置了。

165453004428

恶魔人

类似于上文中的假游戏还有不少,像是在电影《她》
(Her)

中,主角坐在客厅里玩一款 AR 游戏,通过简单的手势来移动角色。1983 年的科幻电影《战争游戏》
(WarGames)

则把军事模拟程序描绘为一个基于文本的战略游戏,由于被不明真相的小屁孩黑入,还差一点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些假游戏不能一褱而论,它们有些只是作为背景设定,被当成一种不会引起版权问题的叙事工具;有些又做得以假乱真,影片的制作者可能觉得,现实中的任何一款游戏都无法传达自己想要的理念。但无论如何,它们都组成了独特风景线的一部分。可能多年以后,人们不会记得影视作品的名字,而是回忆起那些古怪的假游戏。


参考资料:


tvtropes:Fictional Video Game


How Ubisoft Created the Fake Video Game at Center of Apple+ Comedy


How to Make a Good Fake Video Game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



,作者


:箱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