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特斯拉(Tesla Inc., TSLA)投资良机的投资者晚上怎么能睡得着呢?这家电动汽车公司自2010年首次公开募股(IPO)当日收盘以来已飙升12,551%,足以将一笔1万美元的小额投资转变成一栋130万美元的豪华海滨别墅。当然,投资大盘也可以获得同样的回报,但前提是你在1973年进行了投资。这是一生难求的交易;让你感到后悔的人叫马斯克(Elon Musk)。

错过机会的大有人在,不止你一个。特斯拉直到最近才不再是被做空最多的大盘股,而这不过是因为那些做空者赔了太多钱。笔者也错过了特斯拉,最初只把它看作是一只小众的跑车股,后来又对马斯克的宏伟抱负嗤之以鼻。显然,笔者和别人一样想多赚100万美元,但我不会因为错过这个机会而痛苦。

投资没有后悔药。每天都会有新的发财机会,而我们必定会错过其中大部分。特斯拉股票的125倍涨幅甚至不是自它上市以来的美股最大涨幅。这一荣誉要归属于Xpel Inc. (XPEL),至少在美国最大的3,000只股票中如此。Xpel生产保护汽车漆面的薄膜。特斯拉上市时,Xpel还是一只市值仅略超过50万美元的低价股,而自那以来,Xpel股价已暴涨近170,000%,将特斯拉远远甩在身后。

OG FJ998 Street PREVIEW 20201214234946

我们这些错过Xpel的人没有一个人自责。低价股通常不会有什么特别表现,即使在像纳斯达克这样的知名市场上市的低价股也是如此,Xpel就是在纳斯达克上市。这些股票的交易难度大,成本高,资讯难找,而且往往问题重重。许多股票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型股也不乏表现极其不佳的。自2010年6月以来,有九家目前仍处于上市状态的公司市值蒸发了99%以上。还有许多其他公司的市值跌至零。

这就是主动型投资的问题。如果用威尔逊5000指数(Wilshire 5000 Index)这类非常宽泛的指标来衡量,平均而言,投资公开上市股票的投资者所获收益与整体市场的表现一致。人们很容易只关注投资特斯拉股票从而快速致富的潜力,而忽略了如果投资赫兹公司(Hertz)或切萨皮克能源(Chesapeake Energy),也有可能会很快变得一穷二白。

然而,仅仅遗憾是不够的。如果后悔有意义的话,那就是从经验中吸取教训。特斯拉带来了一些教训。

• 对于长线投资者来说,要想通过多元化的投资组合慢慢积累财富,你必须应付那些大吹大擂更大收益的人。保持理智的最好方法是提醒自己,损失惨重的时候,很多人是不会出声的。

• 利用高昂的价格,原本估值过高的股票有可能变得货真价实,这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上周,特斯拉宣布计划通过发行股票再筹资50亿美元,今年的融资总额将达到120亿美元。股价高企是一个巨大的竞争优势,对竞争对手造成了损伤。

• 一只高歌猛进的股票未必会在短时间内猝然崩盘。特斯拉可能被斥为一家有泡沫的公司,最起码2010年、2014年和2017年时的估值高得离谱。但就算特斯拉曾濒临破产、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打过官司、还曾多次未能兑现产量承诺,但该公司还是赚得盆满钵满。


马斯克总是极度乐观、夸夸其谈,这样的个性曾经削弱了他的可信度。但在新冠之年,他的逆势之举可能助推了特斯拉的股价飙升逾五倍之多,从而让他成为了全世界第二富有的人。《华尔街日报》分析了在许多公司陷入困境之时,是哪些因素让特斯拉、SpaceX在今年取得了亮眼成绩,同时介绍了马斯克的超级高铁、“人机接口”等更为疯狂的项目以及他未能兑现的承诺。封面图片来源:Britta Pedersen/Zuma Press

• 一位富有魅力的领导者至关重要。马斯克重塑了电动汽车产业格局,这一点大有裨益。特斯拉的投资者并不介意特斯拉的汽车比其他任何品牌都有更多质量问题,也不在乎特斯拉在生产方面比行业最佳范例落后了几十年,也不在意马斯克做出一些他无法兑现的承诺。投资者如此喜欢特斯拉品牌,以至于他们宁愿忽略它的许多缺陷。

• 当投资者热情追捧一种趋势时,可能会忽略常识。投资者渴望看到增长前景,期待具颠覆性的创新,他们还想要绿色新能源。特斯拉满足了所有这些要求,因此股价在年内飙升,甚至在被纳入标普500指数这一最新利好因素传出之前,股价就已经走高。从基于预期营运利润的市盈率为165倍来看,特斯拉的估值可能高得离谱,但不妨看看该公司的潜力!电动汽车将主宰未来,这是很有可能的,而且低碳电网需要备用储能,以使风能和太阳能大规模运用。如果特斯拉的扩张速度足够快,世界尽在其掌握之中。

当然,消费者可能会转而选择购买保时捷(Porsche AG)、宝马(BMW)或日产(Nissan)的电动汽车。各国政府可能会意识到,重型豪华电动车与化石燃料发电站相结合,比小型、高效汽油车的碳排放量更大。或者投资者可能会不再根据他们的“潜在市场”来对股票进行估值,而专注于现实的未来收益。不过,这些都不是2020年的事。

• 从IPO市场寻找下一个特斯拉可能会令人失望。自1980年以来,企业IPO头三年的平均表现勉强跑赢大盘,而且前提是不考虑互联网时代的灾难。根据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金融学教授Jay Ritter提供的数据,即便如此,股票上市首日的涨幅还是超过了在其他所有时间的涨幅。这些收益流入了那些能够以IPO发行价认购股票者的腰包。

相反,过去10年里跑赢大盘的最好办法就是抓住那些颠覆性的大型科技股。广义上讲,销售额超过1亿美元的科技股是唯一一种从上市首日收盘起三年内跑赢大盘的IPO类型。市场其余部分也呈现出类似的模式,大型科技股的主导地位非常之高,美国股市的前五大股票分别是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微软(Microsoft Co., MSFT)、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Facebook Inc. (FB)和Alphabet Inc. (GOOG)。下一个10年可能会带来一些新的东西。

如果你错过了特斯拉的涨势,保持平和心态的最好办法就是不去细想原本可能发生的事情。不过,一定要和那些在马斯克身上押下重注的朋友保持良好关系,他们可能会邀请你去他们的海滨豪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