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长期与多名学生有染,这位法学教授当真重要到不能被解雇? - 华尔街日报

安文·赖特(Anhvinh Wright)打电话给琳赛·爱德华兹(Lindsey Edwards),质问她是否与自己的丈夫约书亚·赖特(Joshua Wright)有染,由此掀起的性丑闻风波给大型科技公司倚重的反垄断律师赖特带来很大麻烦。

2020年2月,安文·赖特向她丈夫摊牌说:琳赛·爱德华兹说你有很多事要告诉我,比如关于其他女人的。

赖特隐瞒了与爱德华兹长达数年的性关系,当时爱德华兹还是一名法学院学生,而赖特是她学校的教授。赖特曾帮助爱德华兹受聘于华盛顿的律师事务所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和他一起在那里工作,继续他们的婚外情。

爱德华兹曾和赖特一起去找房子,她告诉朋友,她期待着和赖特结婚、生子,一起过上舒适的生活。十多年来,赖特以顾问、法学教授和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简称FTC)成员的身份,保护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Facebook、高通(Qualcomm)等多家公司免受反垄断监管机构的管制,赚了数百万美元。

但后来赖特推迟了离婚,这段婚外情告吹了。爱德华兹告诉一个朋友,她准备把一切都告诉赖特的妻子。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我有她的电话号码,随时可以打过去,”爱德华兹在2020年2月21日写道。“他以为他可以一走了之。”

“霸气!我支持你,”律师安吉拉·兰德里(Angela Landry)回复说。兰德里十年前在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上赖特的法学院课程期间与赖特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婚外情。

“他是个该死的禽兽,”爱德华兹写道。

得知赖特的不忠后,赖特的妻子请了一位离婚律师,并把他赶出了家门。那时候,赖特已经因为在办公室恋情上撒谎而被迫离开了Wilson Sonsini律师事务所。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但这一切都没有耽误他的事业。赖特对美国最大的几家公司以及位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公立乔治梅森大学安东宁·斯卡利亚法学院(Antonin Scalia Law School)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这些公司在他的引导下向这所大学捐赠了数百万美元,而他则为这些公司带来了远超数百万美元的好处。

即使在赖特被Wilson Sonsini免职之后,该律所仍设法让他继续工作。美国司法部曾调查谷歌是否使用了反竞争手段来建立互联网搜索和广告业务,而赖特正是化解这种威胁的知名人物。

该律所华盛顿办事处负责人苏珊·克赖顿(Susan Creighton)在2019年11月给赖特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她已与其他合伙人谈过让赖特继续参与该律所大客户谷歌的案子。她说,任何安排都会让他“过得和在Wilson Sonsini工作一样好,甚至更好”。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比如,你可以以‘专家’的身份继续通过公司获得酬金,并拿100%的收入,”她写道。“另一种安排是你直接从谷歌收款。”记者联系到克赖顿时,她未予置评。

不久之后,赖特与谷歌签订了一份咨询合同,负责收集和分析经济数据。谷歌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不知道赖特离开Wilson Sonsini的原因”。

2020年10月美国司法部对谷歌提起反垄断诉讼时,赖特的咨询生意正如火如荼。他的客户一度包括谷歌、亚马逊、Facebook、高通、沃尔玛(Walmart)和美国最大律所之一凯易(Kirkland & Ellis)。

在赖特最知名的客户中,有两家客户在调查员向他们通报赖特面临性骚扰投诉后,让他继续工作了很长时间。直到去年夏季,兰德里和其他女性公开指控赖特在她们还是他法学课堂上的学生时主动与她们发生关系,赖特的所有客户才都跑了。有人指控赖特利用他在学术和职业机会方面的影响力维持这种不当性关系。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现年47岁的赖特否认有不当行为。他说,这些婚外情是双方自愿的。

一些女性称,赖特得以逃过与学生发生婚外情的审查,是因为乔治梅森大学像Wilson Sonsini一样,认为他太有价值了,不能失去他。这些女性说,他的行为在学校里是众所周知的,过去几年向校方投诉都无果而终。

“多年来,赖特与学生的不正当关系显然是乔治梅森大学公开的秘密,而他的不当行为也在初级反垄断律师和学者当中产生了影响,”曾在Wilson Sonsini与赖特共事的反垄断律师凯莉·坎普(Kellie Kemp)说。“但在应该已了解了情况之后,律师事务所、学术机构和其他组织的领导人仍继续聘用他、赞助他,或向他推荐工作。”

赖特对本文不予置评。他的律师说存在不准确之处,但未透露具体内容。代表赖特的律师事务所Binnall Law Group的一名发言人说:“我们仍然相信,真相终将大白,赖特先生将在法庭上获得彻底平反。”

由于诉讼仍在继续,乔治梅森大学的发言人未予置评。去年,赖特对该校提起了联邦歧视诉讼。

去年夏天,乔治梅森大学校长格雷戈里·华盛顿(Gregory Washington)在赖特性行为不端指控曝光后给学生们发了一封信。他说,学校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全的校园社区。“如果有人说这个标准没有达到,”华盛顿写道,“我们会非常认真地对待。”

本文是基于对律师、前同事和知情人士的采访,以及法庭文件、离婚记录、通过公共记录申请从FTC和乔治梅森大学获得的电子邮件、赖特为参议院确认听证会提交的文件、游说披露报告和其他公开记录。

“明显的冲突”

赖特利用研究论文、博客和他的法律专业知识,在联邦反垄断监管机构面前为美国科技公司辩护。在130多个国家建立了自己的反垄断机构之后,赖特和乔治梅森大学找到了从外国监管机构的兴起中获益的新办法。

赖特于2015年成为该大学全球反垄断研究所(Global Antitrust Institute)的执行主任,并在加州纳帕谷和夏威夷毛伊岛等地组织了一切费用全包的培训研讨会。从2016年到2023年,400多名外国官员和法官参加了研讨会,这些研讨会促进了对反垄断事务的亲商观点。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在2019年的一次研讨会午宴上发表了讲话。

机票、餐饮和住宿费用大部分由可能从培训中受益的公司提供。根据校规,乔治梅森大学不需要报告捐赠金额,对捐赠金额保密。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发现,从2018年到去年年底,谷歌和亚马逊分别向乔治梅森大学法律与经济中心(Law and Economics Center)下属的全球反垄断研究所捐赠了100万美元;该研究所资助了赖特的研究。从2018年到2020年,Facebook母公司Meta捐赠了67.5万美元。高通在2017年承诺提供290万美元。

一些大学教授质疑,这些公司是不是在通过向该研究所捐赠大笔资金来非法游说海外官员;该研究所用其中一部分资金在豪华度假胜地招待了这些官员。《反海外腐败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禁止美国公司提供贵重物品贿赂外国官员。

2020年,乔治梅森大学受赠委员会的成员曾想审查这个问题。他们了解到,该研究所允许公司对捐款数字保密。官网捐赠者名单上列出了谷歌、Facebook、亚马逊、高通和艾尔建(Allergan)基金会,但未说明它们捐赠了多少钱。

“这是明显的利益冲突,”该委员会经济学教授克里斯·肯尼迪(Chris Kennedy)说。“在这些官员踏上这种豪华行程之前,这些公司就应该对他们有事相求了。”

肯尼迪和其他委员会成员说,他们还认为学校管理人员违反了乔治梅森大学的一项政策,即要求受赠委员会审查赖特的咨询客户的捐赠,以确保这些钱不会给这所大学带来利益冲突或影响学术工作。

根据这些女性的说法,赖特曾告诉他的多位情人,如果公开披露公司捐款以及他为这些公司做的咨询工作,可能会有损他代表这些公司所做的学术研究和宣传工作的可信度。

肯尼迪说,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院长拒绝向受赠委员会透露这些公司的捐款数额。该委员会没有收到有关遵守利益冲突规则的问题的答复。肯尼迪和该委员会对此无能为力。

一位发言人说,校方不知道“委员会或其他方面声称全球反垄断研究所涉嫌违反利益冲突政策”。

肯尼迪联系到了安德鲁·麦凯布(Andrew McCabe),后者在特朗普(Trump)政府担任联邦调查局(FBI)代理局长后,成为了乔治梅森大学的兼职教授。肯尼迪告诉他,企业捐款用于资助外国官员的旅行。

2021年初,肯尼迪接受了FBI特工的质询。他说,后来再也没有回音。

赖特将全球反垄断研究所的至少一场活动变成了一次浪漫之旅。

2019年1月,他在一次研究所培训研讨会期间在佛罗里达群岛的一家酒店招待了伊丽丝·多尔西(Elyse Dorsey)。当多尔西还是一名法律系学生时,赖特就主动与她发生了性关系。后来,赖特帮助多尔西在Wilson Sonsini、FTC和司法部找到了工作。

多尔西的佛罗里达之行结束四个月后,爱德华兹和赖特来到里斯本,赖特在那里组织了为期一周的培训研讨会。当赖特在四季酒店(Four Seasons)给外国官员讲课时,爱德华兹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自己的照片。

Wilson Sonsini的一名同事看到了这些帖子,并提醒多尔西,后者一直认为只有她与赖特有婚外情。多尔西在里斯本给赖特发了短信。

“你知道谁显然离你不远,”她写道。“琳赛。”

“真的很奇怪,”赖特回复道,还说这是个巧合。

“胡扯,”多尔西说。

二人晚餐

赖特多年来一直与学生发生婚外情,经常一次不止一个。法庭文件显示,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的往届学生说,赖特给他觉得有吸引力的女性发送友好的电子邮件和信息,并根据她们的反应追求她们。

“他是一位非常讨人喜欢的教授,既迷人又年轻,”司法部律师布兰迪·瓦格斯塔夫(Brandy Wagstaff)说。

2005年,瓦格斯塔夫是赖特课堂上的大学一年级法律系学生。第二年,他们发生了婚外情,有时还在他的学校办公室里发生性关系。回想起来,她说,“那些和他一个办公室的人竟然什么都没发现,这让我感到震惊。”

瓦格斯塔夫在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做了六年的兼职教授,当时她从学校女性的口中听说赖特仍然和学生有染。

2017年,瓦格斯塔夫向校方管理人士报告了她听到的情况。一名校园调查人员要求她提供姓名。瓦格斯塔夫说,学生们告诉她,他们不愿意向大学主管部门指认同学,此事就不了了之了。

直到2020年底,瓦格斯塔夫才向乔治梅森大学投诉自己与赖特的婚外情。“我害怕报复,”瓦格斯塔夫说。“他在学校里势力太大。”她说,这次还是没有结果。

2021年初,克利夫兰州立大学(Cleveland State University)法学教授克里斯塔·拉瑟(Christa Laser)回应了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的招聘启事。她向负责招聘的赖特发了一封问询信。

赖特说,第二天晚上他有空在校园附近的餐馆Liberty Tavern晚餐时与拉瑟会面。拉瑟说,在吧台高脚桌边吃着小吃时赖特告诉她,乔治梅森大学可能有理想的职位适合她。拉瑟回忆道,赖特说法学院院长总是听从他的建议。

拉瑟说,晚饭后赖特陪她走到她的车旁,并拥抱了她,“拥抱的时间长得让人不舒服”。

拉瑟当晚给赖特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感谢他与自己会面。他通过私人邮箱回复道:“我希望这么说不会让你觉得我太过主动——但我真的很喜欢和你共进晚餐,也很喜欢和你聊天,我想也许你会有兴趣和我下次‘约会’?”

拉瑟拒绝了这个建议。赖特后来告诉拉瑟,他没有工作可以给她。拉瑟说,她向乔治梅森大学的人力资源部投诉了赖特的行为。拉瑟说她与一名校园调查员进行了一个小时的视频通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回音了。

2021年底,乔治梅森大学收到了另一条对赖特的投诉。

这是一条不容忽视的投诉。

相关阅读:

一位法学教授的风流密事曝光与谷歌"反垄断保护神"的陨落

一段婚外情的分手如何扳倒美国科技巨头最得意的反垄断顾问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