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随FTX崩塌的,还有创始人班克曼-弗里德的慈善事业承诺 - 华尔街日报

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曾表示,他希望防止核战争,阻止未来的疫情爆发。他还承诺过将利用自己庞大且不断增长的财富来实现这些目标。

班克曼-弗里德麾下FTX Foundation及其旗舰Future Fund曾吹捧自己资金雄厚、目标远大且周转迅速,这些基金由一些理想主义者负责运营,他们致力于利用其亿万富翁赞助人的财富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随着班克曼-弗里德的财富荡然无存,管理这些机构的哲学家高管们也已辞职。在FTX的律师本周表示有 “大量”资产下落不明并可能被盗之后,受赠者正急于筹集资金以填补缺口,并对FTX慷慨援助的来源感到担忧。

Kevin Esvelt是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进化学生物学家,他致力于生物科技的安全发展,包括预防蓄意疫情发生。Esvelt说此前他在一天内填写了Future Fund的申请,不到两周就收到了回复:得到了120万美元的经费。

Esvelt现在正在为他用这笔经费建立的防疫非营利组织SecureBio寻找紧急资金。他说,他只将Future Fund的经费用来支付员工的工资,因为他认为他们不应该因为别人的错误而失去工作。他表示,其余的钱将放起来,直到他更加了解这些资金的来源,以及是否可能被追回。

Esvelt称,这对一些人来说是一个悲剧,在政府的灵活性不足以应对的灾难性风险方面,他们希望慈善机构能够站出来填补缺口。

据估计,就在本月,班克曼-弗里德还在全球最富有的百人之列。11月11日,FTX申请破产,因其被披露借出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客户资产,为其姊妹交易公司的高风险押注提供资金。在检方调查FTX的过程中,新任首席执行官John J. Ray描述该公司在公司控制方面完全失败。该交易所的律师称,班克曼-弗里德把FTX当作自己的“个人领地”来经营。

班克曼-弗里德经常声称,慈善事业是他积累财富的主要动机。今年4月,他在接受80,000 Hours播客采访时表示,归根到底,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班克曼-弗里德曾表示,身为法律教授的父母让他对效益主义哲学产生兴趣,即努力为最广大的人群做最大的善事。他在麻省理工学院(MIT)主修物理学时开始将这些理想付诸实践。他对工业化农场里动物的痛苦心怀同情,于是不再吃肉。

当时的哲学系研究生Will MacAskill向班克曼-弗里德传播了有效利他主义的理念,这是一种把一些效益主义思想应用于慈善事业的做法。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Rob Reich表示,有效利他主义者认为,应该用理性来比较各种事业,找到能获得最高回报的那项。他称,给精英大学或艺术博物馆捐赠所得到的回报,要比捐赠给一个致力于预防死亡的抗疟疾非营利组织的回报低得多。

Reich称,有效利他主义者经常将这种逻辑应用于自己的生活。这些人向陌生人捐赠肾脏也不稀奇。

班克曼-弗里德在80,000 Hours播客采访中说,他曾考虑过不同的职业道路,但MacAskill建议他赚很多钱,然后捐出去,这样可以将善行最大化,这是社会上流行的一种想法。

班克曼-弗里德将目光投向了加密货币,在2017年成立了交易公司Alameda Research。几年后他推出了FTX。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价格飙升助力FTX跻身全球五大加密货币交易所之列。班克曼-弗里德很快参与成立了FTX Foundation、Future Fund和家庭基金会Building A Stronger Future。

班克曼-弗里德在上述4月的播客采访中称,他的目标是在10年内每年捐出数以十亿计的美元。

FTX Foundation青睐的项目包括大流行病预防和保护人类免受人工智能的潜在弊端影响。MacAskill今年夏天告诉《华尔街日报》,在该基金会7月份的一次会议上,班克曼-弗里德深入参与了关于配有特定频率紫外线的灯泡如何可以消除空气传播病原体的讨论。

今年2月份,Future Fund公开征集想法,收到了数千份申请。申请过程具有吸引力。该组织承诺会做出快速响应,并鼓励有风险的项目。它吸引了那些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之外从事跨学科工作的科学家;这些科学家平常申请政府资助费时费力,因此不免沮丧。在该基金网站上的“常见提问”页面中,Future Fund提供了这样的建议:“我们发现,人们的思考范围太小了,而不是太大。”

受资助者还可以选择以美元还是加密货币形式接受资助。

根据该基金网站上的资料,截至9月,Future Fund已承诺提供数百笔资助,总金额超过1.6亿美元。这些投资涉及各种项目,包括有效利他主义组织、初创公司以及追求有趣研究方向的“杰出人士”。

其中最大两笔公开资助为1,500万美元和1,390万美元,均授予了由MacAskill担任职务的有效利他主义组织。其中一个组织的发言人表示,“除了一些开销之外”,MacAskill在这些组织任职是不拿薪酬的。MacAskill目前是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教授。

MacAskill有时会为班克曼-弗里德提供慈善事务之外的建议。马斯克(Elon Musk)收购Twitter诉讼案中公开的文件显示,他开始着手这桩收购交易时,MacAskill曾给这位特斯拉(Tesla)首席执行官发了一条短信。MacAskill写道:“我的合作者班克曼-弗里德有一阵子可能也有兴趣收购Twitter、然后把它变得更好。”

班克曼-弗里德帝国轰然倒塌带来的冲击波已经远远外溢到该公司在巴哈马的总部之外,学术界和全球一些开创性实验室也受到了波及。据知情人士称,FTX崩塌时,几个捐款接受者仍有一些承诺捐款没有到手,包括一个与MacAskill有关联的接受者。

Future Fund工作人员本月早些时候在一封公开辞职信中写道:“我们很沮丧地表示,Future Fund许多已承诺的捐款似乎无法兑现。”

新闻机构ProPublica从Building A Stronger Future获得了为期三年、总计500万美元的捐款承诺;该机构支持关于生物威胁和流行病预防的报道。该新闻机构称,2月份得到了首批三分之一的资金,但正在寻求其他捐助者提供其余的资金。

MacAskill在FTX崩盘之际与之撇清关系。他发布了一连串推文,指责班克曼-弗里德的个人背叛和对有效利他主义原则的背弃。MacAskill也是辞去在Future Fund职务的人士之一。

上周,班克曼-弗里德与新闻机构Vox的一位作者发私信进行了交流。 Building A Stronger Future也曾承诺要资助Vox。

这位作者对班克曼-弗里德说:“你之前真的很擅长谈论伦理道德。”

“我之前必须如此,”班克曼-弗里德回答道。他接着将其解释为“我们这些西方觉醒者玩的这个愚蠢游戏,我们说着所有正确的陈腔滥调(原话),这样一来人人都喜欢我们”。

相关阅读:

从币圈偶像到反面人物,FTX创始人经历了什么?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