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非洲国家是否会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中国的债务援助?

Thu, 15 Dec 2022 00:47:48 GMT

资料照: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和非洲各国领导人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2018年9月3日)

主要国际贷款方与中国之间的长期紧张关系,在中国安徽省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得到了彰显;此次会议的与会者寻求就世界上一些负债最多的国家未来方向达成协议,其中的许多国家都在非洲。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中国财政部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讨论了低收入国家的债务重组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低收入国家中的60% 处于或接近债务困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双边债权国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高级研究学者哈里·范霍文(Harry Verhoeven)对美国之音说。

他说,“近年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受到来自其最重要股东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巨大压力;它们要求对中国和债务采取更强硬的态度,并帮助确定如何去揭露中国推动非洲国家不可持续的债务水平的积累”,或者迫使中国取消欠北京的部分债务。

“然而,另一方面,货币基金组织也遭受了其合法性的危机,被认为优先考虑西方的利益和担忧,”他补充说。“近几十年来,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试图背弃货币基金组织,并对其建议和提出的条件表达了深深的不信任。”

分析人士说,非洲国家希望这次会议的结果是债务重组和减免的结合,以及更多的可预测性和保证,使它们仍然可以获得新的资本。

“许多非洲国家的资产负债表被打得支离破碎,这些国家在技术上讲已经资不抵债,”肯尼亚经济学家阿里-汗·塞丘(Aly-Khan Satchu)表示。

和解的基调

北京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会后发布的新闻稿都表达了乐观的基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表示,她与中国同行就如何加快债务减免以防止“引发全球债务危机”进行了“富有成效的交流”。

格奥尔基耶娃表示,中国可以在帮助加快“共同框架”(Common Framework)方面的工作发挥“积极作用”,共同框架是20国集团两年前宣布的一项计划,旨在通过让私人债权人参与并公平分担负担来帮助那些深陷债务之中的国家。

迄今为止,只有埃塞俄比亚、乍得和赞比亚根据“共同框架”提出了减免债务的请求。

据路透社报道,埃塞俄比亚一直在经受内战,因此其债务重组被推迟了。乍得已经完成了债务处理程序,尽管该协议因未能减少乍得的整体债务而受到批评。

格奥尔基耶娃说:“我们需要利用乍得债务处理协议的势头,加快并最终确定赞比亚和斯里兰卡的债务处理,从而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多边开发银行支付款项。”

2020年,赞比亚成为COVID-19大流行时代第一个拖欠贷款的非洲国家。7月份,以中国为首的官方债权人同意提供债务减免。此举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欢迎,但是这一进程进展缓慢。赞比亚财政部长最近告诉路透社,他希望赞比亚能够在2023年第一季度之前完成债务重组。

与此同时,今年因主权债务违约遭受危机打击的斯里兰卡没有资格获得共同框架下的债务减免;因为它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然而,它已经开始债务重组谈判,其债权国中国、印度和日本在谈判结果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中国的反应

中国经常受到批评,特别是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批评中国没有充分地参与减轻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的国际努力,或者被批评推迟了这些努力。

不过,在上周的会议后,中国总理李克强表示,“中方愿继续同包括基金组织在内的各方加强宏观政策协调,应对债务、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中方愿全面落实二十国集团缓债倡议,同有关成员一道参与并制定公平、合理的债务重组方案。”

“正如预期的那样,中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中国在完成斯里兰卡和赞比亚债务重组中的作用发出了很多积极的声音,因为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和北京领导层都需要彼此承认对方的努力和合法性,”范霍文说。

然而,他也指出,“中国并没有全面支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领导的债务处理共同框架”,而这种支持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希望的。

范霍文指出,在安徽会议后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报提到“人们认识到该框架必须变得更加实用和具有可预测性,这在北京被转化为承认,中国不应该因在非洲和其他地方新兴经济体的债务积累而受到特别的诋毁。”

西方经常指责中国实行“债务陷阱外交”--故意向它知道没有偿还能力的国家提供贷款,从而增加其政治影响力;纵然这一理论在很大程度上遭到了学术界的驳斥。

就在本星期,中国驻美国大使秦刚引用了英国慈善机构债务正义(Debt Justice)的一份报告。该报告显示,非洲国家实际上欠西方私人贷款者的债务是欠中国债务的三倍。

中国经常主张多边开发银行也应该参与债务重组。

前路艰难

世界银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也出席了安徽会议,并采取了比格奥尔基耶娃更具对抗性的路线,他说:“在我们的会议上,我们详细讨论了世界上最贫穷国家正在加剧的债务危机,以及中国在提出和实施解决方案方面的作用和责任。”

他说,赞比亚的债务重组谈判迫切需要取得更快的进展,“中国立场的改变对这一努力至关重要。”

他还敦促中国在贷款合同中保持透明,以帮助投资者做出明智的决定。 肯尼亚经济学家塞丘并不认为这次会议最终取得了多大的成果。

“中国显然更愿意在与债务国的所有讨论中保持一定程度的自主权,我怀疑这次访问是试图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中国之间达成某种运作模式;因为货币基金组织此前曾经尝试过一些笨拙的强迫而无果,”他说。

“在地缘经济背景下,很明显,中国向非洲贷款的胃口已经得到满足,美国和多边组织将需要介入去填补空缺。...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面临的挑战是......许多这些新的资金将被用于偿还中国的贷款而被循环回中国,”塞丘说。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