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c. (FB)正把钱投向音频功能,希望也能换来用户多多消费。

PitchBook数据显示,音频社交网络Clubhouse只有35名员工,但在今年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这家公司的估值从1美元飙升至40亿美元的惊人高位。那么想象一下,假如是一家拥有超过5.8万员工、现有各个平台用户接近全球半数人口的公司来开发音频业务,将会是一种什么情形。

Facebook显然希望亲自实践一下。周一这家社交媒体巨头表示,将推出一系列新的音频功能,包括与Clubhouse展开竞争的音频直播室(Live Audio Rooms),到今年夏天,Facebook应用上所有用户应该都能够尝试这一新功能。

OG FX285 FBherd 4U 20210423040317

Facebook表示,将在群组(Groups)中测试音频室功能,之前该公司已将视频功能引入群组,将一群具有相似兴趣爱好、目标统一的用户聚集起来,现在Facebook希望在群组音频业务上延续这一成功。Facebook表示,群组月度用户为18亿,为Facebook应用上总体月度用户数的64%

从理论上讲,音频网络可能会更受欢迎。几年前,发短信取代打电话成为新兴沟通方式,使人们能够同时从事多项任务。但随着音频应用的激增,我们似乎绕了一个圈又回到了原点,这是社交媒体的下一个潜在新领域:人们可以随时随地消费,从街角到自家厨房无处不可。

只消考察Clubhouse今年的增速,就会发现其前景大有希望。去年问世的Clubhouse直到当年9月份才在iOS应用商店上线。但Sensor Tower数据显示,仅在今年2月份,Clubhouse下载量就达1,010万次。对一些人来说,社交音频这个概念不仅是一种缓解Zoom视频疲劳的诱人解药,还利用了工作环境弹性上升所带来的额外时间。

不过,最近数据显示,Clubhouse的触达水平可能已见顶:3月份下载量只有170万次。这可能是因为语音聊天室的魅力有限,又或者是因为接种了疫苗的消费者开始敢于外出,不再需要社交媒体。更大的可能性是,这更多的是因为事实上大多数人仍不知道这个应用。据eMarketer援引的Axios和SurveyMonkey的数据,截至3月份,83%的美国成年人对Clubhouse一无所知或所知不多。

对于Facebook来说,这意味着机会。过去几个月,Twitter一直在测试自家的语音聊天室Spaces。但Facebook应用用户更多,将这种媒介从硅谷推向全球普通大众的优势也独一无二。根据CivicScience的数据,35至54岁的成年人中,有41%的人已经在收听直播音频内容,表明推出更多音频内容的市场机会正不断增长。

在初期如何盈利方面,Facebook称将首先向听众提供购买“星星”的渠道,听众可以用这些星星打赏自己喜欢的创作者。该公司表示,将根据创作者收到的星星支付费用。之后,Facebook计划为用户开通单次购买或订阅的形式,从而获取优质内容。这与外界报道的Twitter正在实施的策略类似,比如Twitter一些新产品的小费箱和付费铁粉功能,其中一些产品也是基于语音形式。

但从根本上来看,Facebook通过语音聊天室获利的最佳机会似乎在于数据,这是Twitter和Clubhouse都无法比拟的。可以想象,在平台上开通语音聊天室,Facebook可以让许多用户保持免费的无广告体验,与群组的方式十分类似。这将有助于扩大其受众,从而获得尽可能多的用户信息。

这一点可能特别关键,因为苹果公司iOS系统今年所做的改变可能会导致数据共享整体减少。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音频社交应用给他们提供了一种有趣的新方式,让他们进入到由观点相似的人组成的社区,从中学习并讨论他们喜欢的话题。对于Facebook来说,这还将是一种让用户通过共有的兴趣来进一步认知自己的途径。

并不是说音频社交这个新的业务机会一定会取得成功。Facebook在群组实时视频聊天和线上约会方面都有所涉足,这两个领域的现有领先者似乎都没有因为Facebook加入竞争而放慢成长脚步。造成这种不同的原因可能是,在Facebook进入上述两个领域时,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和Match Group已经建好根基并获得了用户的广泛使用,而Clubhouse在小众技术领域之外仍然鲜为人知,不过使用Clubhouse的群体规模虽然较小,但影响力却很大。

如果你在几个月后通过群组被介绍到一个没有广告的Facebook音频直播室,然后你看到你的Facebook新闻提要充斥了基于某些话题的广告,而这些话题正是当初吸引你进入音频直播室的原因所在,请不要太惊讶哦。


语音社交软件风头正劲,其中采用邀请制的Clubhouse更因特斯拉CEO马斯克等名人力挺迅速蹿红。这些应用程序是如何运作的?用户在里面可以做些什么?《华尔街日报》科技专栏作家Joanna Stern进入Clubhouse和Twitter Spaces,聆听从加密货币到安眠曲等热门话题,并在这些平台上采访了活跃用户,试图了解语音社交的魅力和弊端。这种社交方式会是昙花一现吗?Twitter Spaces首席设计官分享了他的看法。封面图片绘制:Kenny Wassus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WSJ S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