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orDash (DASH)和优食(Uber Eats)等应用在疫情期间为餐厅提供了大量顾客。现在,许多订餐工具以及一些餐厅都在设法绕过这些应用和它们收取的佣金。

DoorDash Inc.、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旗下的优食和Grubhub Inc. (GRUB)会向餐厅收取高达每笔订单金额30%的佣金,许多餐厅老板表示,即使订单增加,这一佣金水平也让利润缩水。

一批新的行业参与者正承诺通过让餐厅自己安排更多的送餐,以较低的成本向餐厅提供线上订餐服务。

Chipotle Mexican Grill Inc. (CMG)、Shake Shack Inc.和越来越多的连锁店已经认识到了基于应用的外卖订单成本,其中许多连锁店表示他们打算解决这个问题。从纽约到西雅图的地方政府都实施了对外卖佣金收费设限的规定,以在此次卫生危机导致人们待在家中的情况下控制餐馆的成本。

Spread网站的创始人Andrew Wang

Spread网站的创始人Andrew Wang

图片来源:Andrew Wang

Spread网站的创始人Andrew Wang表示,应用收取佣金引发痛苦并不新鲜,而疫情无疑加剧了这一问题。该网站向餐厅收取每单1美元的佣金,并宣传自己是一个比大型应用更便宜、对餐厅更友好的替代选择。

Wang表示,餐厅给予Spread的菜单菜品价格较低。餐厅表示,它们通常会在热门应用上加价,以弥补这些服务收取的佣金。

送餐是一项价格不低的物流工作。随着订单激增,DoorDash和优食减少了亏损,但尚未实现全年盈利。Grubhub出现了新的亏损,部分原因是佣金上限拖累了其利润。

一些新的参与者表示,它们可以引导足够多的订单,从而使餐馆值得自己安排送餐(披萨店和外卖企业早就这样做了),或者把送餐外包给一个合作伙伴。Lyft Inc. (LYFT)表示,它正在探索与餐馆结成这种合作关系。

这些替代方案是否能抢占市场份额,或者转亏为盈,仍是一个未知数。新的服务提供者表示,它们能为餐厅和消费者都节省成本,因为餐厅不会通过上调菜单价格来抵消佣金,而且它们可以向顾客收取较少的送餐费。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