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倡导人士被捕使得即将上任的拜登(Joe Biden)政府已没有多少选择,这也是对拜登承诺的对华强硬立场的初步考验。

50多名民主人士以及一名美国人权律师周三被拘捕,这是中国去年7月份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以来依据该法采取的一次规模最大的行动。自去年7月份以来,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实施了一些制裁措施,也进行了谴责,不过中国政府打压民主阵营的行动并未停手。

虽然这些工具仍然可以使用,但中国政府在候任总统拜登上任几周前进行大规模拘捕行动的决定表明,相较于恢复与美国的关系而言,对香港的控制更加重要。

乔治城大学亚洲法中心(Georgetown Center for Asian Law)执行主任Tom Kellogg说:“如果此前还有人心存希望,认为北京方面会暂停对香港的镇压,以便为与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接触创造更好的条件,这个希望也已经破灭了。”Kellogg表示:“被捕的人中有一名美国公民,拜登政府上任后,这将进一步加剧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

拜登提名的国务卿布林肯在Twitter上表示,拜登政府 "将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反对北京方面对民主的打压"。

拜登提名的国务卿布林肯在Twitter上表示,拜登政府 "将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反对北京方面对民主的打压"。

图片来源:Carolyn Kaster/Associated Press

拜登过渡团队的一名发言人没有立即评论可能采取什么措施来支持中国境内的民主倡导者。拜登提名的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Twitter上表示,拜登政府 "将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反对北京方面对民主的打压"。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布林肯的评论时表示,香港是法治社会,其他国家无权干涉。

和布林肯一样,拜登的一些顾问也表示,美国政府将对北京方面采取强硬态度,但与特朗普不同的是,会争取盟友来对抗中国的力量和影响。即将上任的政府通常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填补关键职位,并制定具体外交政策来解决复杂的问题。考虑到美中关系中的所有其他问题,包括贸易和气候变化以及军事和技术竞争,拜登政府还必须权衡应在香港问题上向北京方面施加多大压力。

奥巴马政府的前亚洲外交官、现供职于智库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的Daniel Russel称:“认为拜登政府可以诱使北京方面回头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但候任国务卿布林肯的推文谴责了北京方面最近对民主的打压,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表明美国在道德和政治上给予支持。”

数十年以来,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香港吸引了大量的美国投资,对寻求开拓中国市场的跨国公司和美国大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来说,香港至今仍是运营基地。

自从去年中国动用国家安全法平息持续数月的亲民主示威活动以来,特朗普政府采取了多种试图震慑中国的措施。


周三清晨,香港警方以涉嫌密谋破坏政府稳定为由,拘捕了逾50位亲民主人士。这是港版国安法实施以来最大规模的打击,《华尔街日报》亚洲主编Andrew Dowell回顾了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控制的步步收紧,分析了这一最新行动会如何削弱这座城市的法治和国际地位。封面图片来源:AP/TVB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正式向国会报告说,香港不再拥有中国政府承诺给予它的高度自治权,这为美国采取贸易处罚措施打开了大门。特朗普政府对一些中国官员实施了有针对性的制裁,包括中国最高立法机构的成员和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

美国商业团体表示,对香港采用更广泛的经济惩罚措施可能会惩罚到在香港做生意的美资银行和其他公司,这些团体对制裁在实现对其他国家的政策目标方面是否有效提出了质疑。

反对单边制裁的商业团体联盟USA Engage的董事Richard Sawaya表示,就香港问题来说,一个选项是利用国际论坛公开谴责中国的所作所为。

他说,另一个选项是针对与中国监控措施或逮捕亲民主人士行动有关的公司,收紧贸易规则。他说:“中国当局有意上演‘1984’,对于与此相关的中国实体,可以利用出口管制终止与其商业往来,我对此毫无意见。”

近几个月来,美国政界就谴责中国在香港的行动方面达成了罕见的共识,尽管没能提出什么解决方案。

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Gregory Meeks在Twitter发帖批评中国政府,称香港国家安全法“被无情地用来攻击香港人”。

该委员会级别最高的共和党人、得克萨斯州众议员Michael McCaul说,这些逮捕行动让人认清了中共领导层。“不管是在会议室里,还是在谈判桌上,中共的本质不会改变,”他在一份声明中说。“世界必须接受中共的这一残酷现实,在跟他们打交道时要心明眼亮。”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