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马斯克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 演示猴子用意念打字,六个月内将开展人体试验,该技术进展如何? - 知乎

Elon Musk(埃隆·马斯克)掌管 Twitter 后,跟 Tim Cook 喝过下午茶,消除了一些隔阂。

并且,他也身体力行着 37 吨性能野兽特斯拉 Semi 交付事宜。

svg>

而在这周三,他还抽出了时间,为自己的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 站台,展示了该公司最新的成果。

三个毫不相干的业务,以及三条不同行业领域,都被「硅谷钢铁侠」马斯克串联了起来,仿佛他跟漫威里的 Stark 一样,体内有一个核反应堆,精力永不竭。

svg>

甚至,在这个周,倘若 SpaceX 又有了什么新消息,也不怎么出奇了。

内置 Neuralink 脑机的猴子大军,会打字了

差不不多是一块 Apple Watch 或者 Fitbit 手环吧。

这是在 Neuralink 沟通会上,马斯克亲口说的。

svg>

当然,这是一个相当不贴切的比喻,但对于没有听说过「脑机」的普通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普及概念。

扯远点的话,这个比喻跟 Jony Ive 的想法不谋而合。在大概一年前的一则采访当中,Ive 就认为将来一些产品将会「消失在我们皮肤之下」。

svg>

而马斯克也认为 Neuralink 小型化,做到与头骨相近的厚度,藏在头颅里,对于脑机来说相当重要。

毕竟,谁也不想为了装一个脑机,而改变自己头的形状或者给脑袋掏个洞。

svg>

讲到这里,马斯克也不忘打趣(或者认真)道,「小型化的优势就在于,仿佛我现在就植入了一个 Neuralink,而你们根本不知道。」

在简单介绍脑机概念,并铺垫 Neurallink 如何费心费力的把实验探索的原型机,转变成普适、经济的量产后,马斯克也开始展示 Neuralink 脑机现在能做到什么程度。

svg>

其实,早在 18 个月以前,一只名为 Pager 的猕猴就简单展示了「用意念打电子乒乓球游戏」,它与电子世界的交流便只有头盖骨上的 Neurallink 原型机。

18 个月里,Pager 多了五六个同事,在展示里的分别是 Comet、Mars、Sake、Ranger 以及 Hotshot。

并且它们头里的 Neuralink 原型机也经过升级,马斯克也保证这会是未来 Neuralink 量产的一大特性,能够持续升级,以及有着足够长的寿命和耐久度。

svg>

如今,Sake 能够娴熟的坐在 Mac 面前,在软键盘上打出了「can i please have snacks(来点零食)」。

似乎在脑子里嵌入 Neuralink 之后,猴子不光会意念打字,甚至还懂了英语。

svg>

其实,在 Sake 打下每一个字母前,软键盘上都有一个黄色高亮,Sake 要做的就是把光标移动到高亮处。

它打完甚至不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与古老的驯兽手艺类似,Sake 和它的同事能做出如此,其实都是条件反射在作祟。

svg>

当它们坐在 Mac 前,打乒乓游戏、移动光标、点按拖拽、滑动、手写以及手势识别时,都会有着无限量的香蕉奶昔供应。

甚至,给它们脑袋里的 Neuralink 充电,也是来自香蕉奶昔的诱惑。

svg>

Neuralink 团队设计了一个假场景,只要猴子们过去吃奶昔,天灵盖刚好能触碰到无线充电板,一边吃一边充电。

可以说,碳基硅基一同补能了。

除了无线充电, Neuralink 也支持铝制电池底座,并且团队也优化了电池使用效率,使电池寿命延长了一倍。

另外,在介绍 Sake 会打字之余,马斯克也强调,Sake 和它的同事们在 Neuralink 实验室里过得很快乐,每天都有喝不完的香蕉奶昔。

svg>

且在 Neuralink 官网上,也有着一篇介绍参与脑机实验的动物们生活的现状,有吃有喝也有住,按照 Neuralink 的介绍,它们都快乐的活着。

但并不能排除参与到脑机项目,有着极大的风险,此前也有猴子在植入脑机后而去世。

马斯克也沟通会上也再次强调,在植入人体、动物体内前,会解禁所能的测试,包括安全性以及寿命测试。

并且对外公布,Neuralink 已经向 FDA 提交了申请,顺利的话,大概再过 6 个月,他们就能在人体声植入第一个 Neuralink,并开展大规模人体实验。

进入人脑,并不是让我们能隔空打字

在马斯克的构想当中,Neuralink 开始量产,并进入人体后,大概有两个用处。

一是恢复视力,二是运动机能的恢复。

Neuralink 发现视力受损,大多是眼球的问题,他们的大脑皮层仍旧活跃,Neuralink 的脑机能够成为一个桥梁,连接大脑与义眼,将义眼的信号传输到大脑。

svg>

但这个设想,在目前的 Neuralink 实验当中,大概只能接收到微弱的信号,想要取代人眼,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而运动机能的恢复,则是面向那些全身瘫痪的人群,终极目标与恢复视力类似,通过 Neuralink 脑机绕过受损的脊柱向全身神经发出指令。

不过,从 Sake 的例子来说,六个月后进入人体,比较实际的是让全身瘫痪的人群,能够方便的在电脑上打字、控制鼠标,或者灵活的运用智能手机。

svg>

同样,Neuralink 的脑机还有相当长的技术探索和量产实现。

在演讲过程中,马斯克不止一次强调,Neuralink 脑机体积小巧,方便升级,以及易于安装和更换。

svg>

马斯克的目标是,更换或者植入 Neuralink 的过程就像现在的近视眼手术,做完就走。

为此,不光是 Neuralink 本身设计上要足够简单,植入的过程也需要更简单。

svg>

从 2020 年 Neuralink 的产品逐步面向大众时,马斯克也陆续的公布了能够做人脑外科手术的 R1 机器人。

在 Sake 喝着奶昔敲着键盘之后,Neuralink 也在模拟人偶 alpha 身上进行了植入脑机手术。

svg>

R1 将 alpha 的头骨切开,然后将一根根细线插入已经事先标记过插入点的「假脑」,随后按部就班扎入了 64 根电线,全程大概耗时 15 分钟。

马斯克还透露,Neuralink 计划开设自己的脑机植入诊所,并陆续承接业务。

不过,马斯克并没有抬高我们对 Neuralink 脑机的期望,拿出攻壳里面的高科技义眼,也没有表示自己正在做一件可能改变整个人类历史的事业。

svg>

▲ 马斯克与 Neuralink 团队

反而,他也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甚至也很担心正在快速发展的 AI 会让 Neuralink 现在的努力变得毫无价值。

不过,马斯克仍然对脑机保持着乐观的看法,Neuralink 有着更简单和低成本的侵入式手术,以及可能的更强大的计算能力,Neuralink 仍然有着一席之地。

Neuralink 并非是关注植入式脑机行业的硅谷企业,而且它也并非是起步最早,世界上仍然有着许许多多的科技或者学术机构在加快研究脑科技。

svg>

并且,在马斯克公布 Sake 隔空打字的演示后,一些行业内人士,都在评论这其实是植入式脑机几年前就能完成的功能,并不认为 Neuralink 能带来多与众不同的功能。

然而,他们所指的脑机更多的是以一种学术探索身份出现,Neuralink 则是把学术探索转化成成熟的商业项目。

如同马斯克在演讲当中说的,设计很容易,量产很难,Neuralink 目前所做的就是如何把脑机正式引入消费级市场。

svg>

真正的进入人脑,脑机技术要突破,而与它相关的数据采集、安全、伦理等仍旧有着许多未知问题。

六个月后,即便 FDA 为 Neuralink 签发了人体实验许可,距离脑机走向普通消费者仍然还有相当多的问题要解决。

不过,Neuralink 一旦问世,「它出会跟初代 iPhone 有着一样的历史意义」,iPhone 打开了智能手机大门,而 Neuralink 的目标就是向大众开启脑机大门。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