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11 月 8 日,中科院院士、著名化学家唐有祺先生逝世,享年 103 岁,他有哪些贡献值得铭记?

孙亚飞的回答

在知乎上自问自答,是应该被唾弃的,而且不管怎么说,在科学家离世的时候,提问、回答,也都免不了蹭热度的嫌疑。但是,对于唐先生的离世,发现知乎上如此平静,竟没有一丝波澜,还是发自内心的感慨,有些遗忘,似乎来得太快了些。这么说起来,倒也没什么热度可蹭。

看到讣告的时候是11月9日上午,顿时停下手中的工作,有些默然。好巧不巧,案头上摆的书,正是《唐有祺文集》,因为前一段时间正在做“科学家精神”的汇报讲座,所以读了不少他留下来的文字。

v2 67f722496a6dcbd980993ceefd8d00b2 1440w

我讲述了两位大师的生平,分别是徐光宪和唐有祺。他们同在北大工作过,也都是结构化学领域,而且还都是1920年出生。不过,他们对一些具体问题的见解,其实是不同的,甚至还有过激烈的争论。

中国每一位学过本科化学的学生,都不应该忘记唐有祺先生。我们现在学到的“化学键”等知识,很大程度上都是唐先生给引进来的,而化学键是化学大厦的重要基石之一。

正如讣告上所说,新中国成立后,唐先生突破重重困难,于1951年回到祖国。单看这短短的一句话,我们恐怕很难想象整段故事的历程。

在准备报告期间,我努力拼凑出唐先生的这段历程,也由此理解了他的“赤子之心”。

唐先生是在1946年抵达美国,到加州理工学院加入了鲍林的团队。鲍林在科学界的名声恐怕无人不知,他拿过两次诺贝尔奖,一次是化学奖,还有一次是和平奖,可以说是非常传奇了。他获得1954年的诺贝尔化学奖,是因为揭示出化学键的本质是电磁作用力,他的代表作也就叫《化学键的本质》。

当唐先生抵达美国时,鲍林正在开展X-射线测定蛋白质结构的工作。在当时来说,这是非常先进的工作,而且很有潜力。从侧面可以佐证的是,1962年和1964年的两个诺贝尔化学奖,都和这个领域有关。此外,更著名的是DNA的双螺旋结构,1962年获得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虽然目标是核酸,但也和这项技术相关。

唐先生的能力很强,所以在1950年获得博士学位的时候,鲍林还是邀请他继续留下来,从事这项工作。看到这项工作的巨大价值,唐先生一开始也留下来了,准备学成后回国。但是没多久,朝鲜战争爆发,唐先生意识到,如果再不回国,可能就没机会了。而他此时也通过多方打听,了解到家人的下落,这也让他最终下定决心回国。

不过,1951年想从美国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难度还是非常大的,甚至会面临牢狱之灾。也是巧,第二届国际晶体学大会在瑞典召开,而瑞典在1950年已经和中国建交,这就让他有机会借道瑞典回国。为了能让弟子顺利回国,鲍林展示出他左翼知识分子的一面,用行动给予唐先生很多帮助,包括设法让大会接受唐先生的投稿,邀请参会。不过,即使在瑞典,想要回国的操作也是历经坎坷,毕竟唐先生当时持有的护照上还没有“人民”。

后来,清华大学出面协调,中国和瑞典方面共同努力,唐先生总算得以成行。逗留欧洲的这几个月里,他先是去了牛津大学,和霍奇金·多萝西交流了X射线的相关工作。后来,又转道法国,登上了前往香港的轮船。

和多萝西的这次交流非常重要。多萝西就是1964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也是继居里夫人母女后第三位获得诺贝尔奖的女性科学家。她的重要贡献是揭示了青霉素、维生素B12等物质的结构,当然,用的工具就是X-射线。

v2 95bb8e816767b8f758474c6114b16443 720w
青霉素结构

辗转回到国内以后,唐有祺先生参与了两项重要的工作,一是将结构化学与晶体化学的知识转化为中文教材,这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国化学科班学生的学习资料,这其中也包括我自己;二是建立起X-射线研究的实验室。在当时的条件下,后一个工作显得尤其困难。

1966年,在“结晶牛胰岛素人工合成”项目的鉴定会上,唐先生根据自己的经验,提出了一项工作:既然我们已经能够用人工方法做出胰岛素的结晶,就应该乘胜追击,用X-射线揭示出胰岛素的空间结构。

我猜想,这项工作大概就是唐有祺和多萝西交流时所谈到的事情之一。在多萝西的科研生涯中,让她意难平的一个问题,就是胰岛素的结构测定。1934年,她在世界上第一次获得了胰岛素的X-射线照片,在此之后,她就一直在为这个工作努力。她的执念有多深,可以在1965年她获得诺贝尔奖后写的“获奖感言”中看到,对她而言,获奖的那些工作都是浮云,胰岛素才是真爱。

到1969年时,多萝西终于搞定了这件事,人类第一次揭示出胰岛素的空间结构,距离她开始做这个工作已经过去了35年。不过,正因为唐先生的前瞻视野,中国团队也不慢,从1967年到1971年,中国团队用四年的时间,揭示出胰岛素的空间结构。这个工作在当时来说,并不存在谁抄袭谁的问题,因为论文篇幅的关系,研究者无法知道同行推导的过程。

这其中还有个重要证据,也算是八卦吧,就是1972年的时候,多萝西去日本参加会议,顺道来了中国,拜访中国的同行们。在交流的时候,多萝西拿出自己的结构图,和我们的图进行了比较,结果发现,两个团队的成果不能说八九分像吧,简直就是毫无关系。后来,经过细致的比较发现,原来两家的坐标是反的,重新计算了之后,差不多是完全吻合。所以,在日本的会议上,多萝西非常兴奋地介绍了中国的这项工作。

我因为最近正好做胰岛素这方面的科技史研究,也查找了不少史料,还淘到了一张胰岛素结构的海报。

v2 b897c53376c0caf519f81da3bc0ec902 1440w

不过,很遗憾的是,在具体的测定过程中,唐先生本人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主要是他特殊的背景,已经不适合在那个时间点参与这个工作了。但是,从事这项工作的主要成员,大都是他的学生,而且工作本身也是他提出来的,所以把首功给他,我认为没有什么太大争议。

如今,我们依依送别这位年过百岁的科学家,但是我想,他所做的这些工作,还有他在人生重大抉择的关口所思所想,我们都不应该忘记。煽情的话就不多说了,不然写得跟小学生作文似的,只希望知乎的网友们能多给化学界一些理解,也能够多看到科学家们的闪光点。化学并不完美,化学家也不是完人,我们还会继续努力。

唐先生千古!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