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院先是提出了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可能性,然后又否认了目前或过去有关抵制的讨论,这一戏剧性转变全都发生在周二的短短几个小时之内。

美国可能不派运动员参加北京冬奥会的想法很快就被打消了,这是拜登(Joe Biden)政府对于中国主办的这一大型赛事态度犹豫不决的最新迹象。

白宫正面临来自国会共和党人的压力,共和党人希望白宫要求将冬奥会主办城市从北京更改为其他地点,或是至少不在代表团中派出高级官员和其他知名人士,从而构成某种外交抵制。对于一场将于明年2月举行的为期两周的赛事来说,更改地点可能是一个基本无法实现的建议。

美国已经有一年多没有派高层官员前往中国了,两国之间最近的高层会议分别在夏威夷和阿拉斯加举行,前者发生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时期,后者在拜登任内。如果美国派代表团参加北京奥运会,要求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的共和党候选人可能以此为由头,在中期选举前进行一系列发难。

与此同时,拜登政府正寻求在中国问题上采取谨慎策略,将此描述为一种带有一定合作成分的全面竞争方式,包括在参与一些全球性问题的同时谴责中国的人权侵犯行为和在亚洲地区日益强势的姿态。

美国奥运会和残奥会委员会(U.S. Olympic & Paralympic Committee)也已多次呼吁丢掉“全面抵制奥运会”这个上世纪80年代的遗物。1980年时,美国抵制了莫斯科奥运会,此举改变了数百名运动员的生活,他们花了多年时间训练,却被剥夺了一个参与竞技的机会。

在接下来一年美国对中国的抱怨事项很多:中国对待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方式,棉布服装生产使用新疆强迫劳动力生产的原料,对西藏实施严密控制,侵蚀香港的半自治地位等等。最近,由于不满佐治亚州推出的一项新选举法,拜登决定支持把原定在该州举行的美国职棒大联盟明星赛(Major League's All-Star Game)转移到其他地点举办,共和党人称拜登这一行为“犯规”,称如果拜登不愿意也抵制中国,那么他的这个立场就是虚伪的。

不过,拜登政府也表示,在伊朗、朝鲜、武器扩散、气候变化,甚至在中国出现的新冠疫情问题上,对与中国合作持开放态度。

结果就是,几个月来白宫发言人帕莎其(Jen Psaki)一直在回避有关抵制北京冬奥会的问题,同时暗示改变计划并非迫在眉睫。她最近表示,在美国决定是否要参加北京冬奥会这件事上,美国奥委会和残奥会委员会将扮演“重要角色”。

但在周二下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Ned Price)更全面地介入了这场激烈的论战,当时有记者问,他是否在暗示,美国正在与盟友协商是否考虑或计划某种形式的联合抵制。

普赖斯说:“我们当然希望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当然明白,采取协调的战略不仅符合我们的利益,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利益。因此,这也是现在和未来都要提上日程的问题之一。”

而周二晚上,美国国务院忙着否认了一系列暗示美方已在考虑全面抵制的报道。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在声明中说:“我们对2022年冬奥会的立场没有改变。我们与盟友和伙伴不曾也未在讨论任何联合抵制的问题。国务院发言人没有说我们在讨论。”

周三,帕莎其在白宫一字不差地重复了这一声明的大部分内容。

紧张局势不太可能很快缓解。美国国会议员提出了一项法案,要求官方向前往中国的运动员介绍中国的人权记录以及他们在中国可能面临的人身安全风险。

让局面节外生枝的是,一些可能具备2022年冬奥会参赛资格的最具知名度的美国运动员,他们的家庭与中国大陆或台湾有关系。

在花样滑冰这个冬奥会的标志性项目中,陈巍(Nathan Chen)是男子奥运冠军的热门人选。2018年冬奥会参赛选手周知方(Vincent Zhou)也可能入选男子代表队。陈巍和周知方的父辈都是从中国移民到美国。

女子花样滑冰项目中,陈楷雯(Karen Chen)是美国队的实力人物。陈楷雯的父母此前从台湾移民到美国。而天才少女刘美贤(Alysa Liu)的父亲刘俊(Arthur Liu) 上世纪80年代末在中国上学时参加过亲民主抗议活动。刘俊后来出逃并以难民身份入境美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