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银集团(UBS Group, UBS)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 8604.TO, NMR)披露了基金公司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爆仓事件带来的冲击,至此,该事件给华尔街银行造成的损失已累计超过100亿美元。

Bill Hwang的家族机构Archegos对一小部分股票进行的高杠杆押注爆仓,给华尔街造成重创,导致六家曾向Archegos大量放贷的银行蒙受巨额损失。

瑞士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瑞银集团周二表示,Archegos爆仓后,该行损失了8.61亿美元。这一数字超出分析师预期。

与此同时,上个月曾预警损失约20亿美元的野村损失总额提高至28.5亿美元,导致其录得2008年底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差季度表现。

野村表示,已迅速采取行动加强其风险管理系统,未发现与其他客户有类似交易。截至4月23日,该行已退出了逾97%的相关头寸。

去年11月上任的瑞银首席执行官Ralph Hamers称,该行正评估自身风险管理系统,以避免此类情况,但没有计划进行大范围业务收缩。他称,尽管出现上述损失,瑞银当季的资本状况仍有所改善,该行能够承受这一损失。瑞银股价周二跌2%。

除瑞银和野村外,这起爆仓事件还令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 CSGN.EB)损失55亿美元,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损失9.11亿美元,三菱日联金融集团(Mitsubishi UFJ Financial Group Inc., 8306.TO)警告称受损3亿美元。

总计造成的损失超过100亿美元,从而使Archegos爆仓成为金融业多年来最严重的交易灾祸之一,并引发了美国和海外国家的一系列监管调查行动。

银行不得不重新审视与客户进行的交易所存在的风险,一些银行已有多年未曾遭遇严重的交易乱局。一些市场资深人士已警告称,市场上普遍存在的乐观情绪、个别股票的疯狂交易以及投资者对杠杆(即借贷资金)的使用,已经给交易灾难埋下了伏笔。

人们对于瑞银因Archegos爆仓而受创感到格外惊讶,一方面是因为损失程度大,另一方面则是投资者原本认为瑞银比一些全球性银行更安全,因为瑞银专注于瑞士境内的财富管理和借贷业务。

10年前,在金融危机促使政府出手救助之后,瑞银削减了旗下的投资银行业务。但投行部门仍然运营着庞大的股票业务,其中就包括这次计入了Archegos相关损失的主经纪商业务部门。Hamers表示,瑞银正在审查该部门的客户,以及与家族办公室有业务往来的财富管理部门的客户,但不会退出主经纪商业务。

Hamers表示,Archegos事件是不同寻常的,因为包括瑞银在内的多家银行并没有掌握该基金通过不同银行进行投资的全部情况。但他指出,即便如此,这样的风险仍然应该被事先发现。

Hamers说道:“这算不上一起市场事件,从这个角度看是个特殊的个案。这是一个仓位高度集中的特殊案例所引发的事件。”

瑞银第一季度计入了与Archegos交易相关的7.74亿美元损失,第二季度又进一步计入8,700万美元损失。瑞银表示,该行现已完全退出了与Archegos有关的仓位。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分析师Michael Rohr表示,对瑞银来说,Archegos的违约凸显出瑞银在资本市场上的活动所蕴含的内在风险,令瑞银奉行的规避风险的企业文化受挫。

与其他因Archegos事件而受损的银行一样,Archegos爆仓给瑞银造成的巨额损失被瑞银其他业务部门的丰厚收益所抵消。瑞银旗下承销债务和股票交易的部门(其中包括为空白支票公司提供交易服务)收入猛增了69%。瑞银当季整体净利润增长了14%,达到18.2亿美元。

瑞银旗下规模更大的财富管理业务当季收入增长7%,包括美洲、瑞士、欧洲和亚太财富管理部门的税前利润也有所增长。瑞银表示,客户很活跃,在“积极的市场环境”下交易非常旺盛。

此外,Archegos巨亏事件已促使野村审查如何管理其在华尔街的业务。野村仍致力于继续在美国金融市场开展业务。

野村首席执行官奥田健太郎(Kentaro Okuda)说:“我认为我们的整体战略不会有重大变化。”他承诺将升级该银行的风险控制和管理,以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首席执行官通常不会出现在财报电话会议上,但该行在会议开始前一小时宣布,奥田健太郎将加入。他表示:“我们给股东、客户和其他有关方面制造了忧虑。”

为了加强管理,野村聘请了摩根资产管理公司(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前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Willcox担任美国两家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总裁,并表示计划增加非日本籍董事的人数。

由于日本国内的增长机会有限,野村在2008年曾试图利用全球金融危机的契机成为规模更大的国际大行,收购了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在欧洲、中东和亚太地区的一些业务。

然而,野村后来不得不紧缩开支,进行了几轮重组和成本削减。2019年,野村表示将削减10亿美元的年度成本,精简公司结构,并更加重视快速增长的业务。

在海外市场,野村在很大程度上坚持与大型机构交易并为企业提供咨询,而不是为个人投资者服务。该行一直试图专注于在某些特定领域保持竞争力,比如交易美国国债,以及将住宅抵押贷款打包成债务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