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银行在去年获得了丰厚的利润。而今年它们却遭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损失。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和野村(Nomura)周一表示,他们都将因为一个美国客户的倒闭而蒙受巨大损失,他们未透露该客户的名称,但市场普遍认为这个客户就是前Tiger Asia的经理Bill Hwang所创建的对冲基金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野村估计该行对这个客户的风险敞口约为20亿美元,而瑞士信贷则表示,量化该打击造成的损失还为时过早。两家投行的股价都大跌超过10%。

上周晚些时候,包括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G.DBK)在内的多家银行都纷纷出售打包成大单的股票,暗示出一家对冲基金将崩溃。目前还不清楚Archegos的所有头寸是否都已被结清,鉴于此,投资者应该为此事件引发的更大范围影响做好准备。其他一些与Archegos有潜在关联的金融机构的股票在前市交易中略有下跌。

就在这波亏损爆发的几周前,许多跨国大银行刚刚公布了全年业绩,得益于投行利用去年的市场波动赚取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利润,这些银行的业绩得到了提振。这一事件提醒人们,伴随超额收益的是挥之不去的风险。正如2008年金融危机所揭示的,银行业的成本可能要在利润已经确认、庆祝会开过很久之后才会浮现。

瑞士信贷仍在消化本月早些时候Greensill倒闭带来的冲击,Greensill是一家英国的供应链融资公司,在瑞信冻结了为Greensill提供流动性的投资基金后不久,Greensill就宣布破产。遭遇双重打击真可以说是时运不济了;还有其他银行也陷入了这两起倒闭事件。另外,发生这样的事情可能反映出瑞信的风险管理在某方面存在问题。尽管瑞信内部对此感到担忧,但该行仍继续与Greensill进行合作。

股东们都明白,投资银行业务是一项高风险、高回报的业务。讽刺的是,由于之前的错误操作带来损失,瑞信在2020年并没有实现象许多同行那样的回报。去年最后一个季度的丰厚业务利润被两项一次性费用所完全抵消:即2008年金融危机前与不良证券销售有关的8.5亿美元法律费用,以及2010年买入对冲基金York Capital Management的股权产生的4.5亿美元减记。

对瑞信新任首席执行官Thomas Gottstein来说,这是他就任后经历的艰难的第一年。这位加入瑞信多年的老将在去年2月接替因窃听丑闻而被赶下台的谭天忠(Tidjane Thiam)担任首席执行官,负责稳住局面。但事情并不像瑞信所希望的那样,可以干净利落翻篇开始新的一页。

监管机构在过去10年间已经强制要求各家银行持有更多的资本,这也是导致银行股本回报率低的一个原因。瑞信的一级普通资本比率为12.9%,这应该足以吸收最新的损失。一级比率指的是优质股权与风险加权资产的比率。Archegos爆雷事件提醒我们,一旦有情况发生缓冲是会派上用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