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BBC:中美不是“第二次冷战”,比它危险多了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美关系:“冷战”的陈旧概念能否涵盖这场大国之争

拜登(Joe
Biden)上任后,白宫与中国高层即将到来的会面,标志着首次面对面的机会,可以用来衡量这两个重要大国彼此关系的变化。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家安全顾问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将于本周四(3月18日)在美国阿拉斯加与中共最高外交官员杨洁篪以及外交部长王毅会面。

拜登团队对此会面并不抱有幻想。会议召开前,布林肯就指出,此次会谈并非“战略对话”,“目前无意进行会议后的一系列后续工作。”

他说:“这些后续活动若要展开,需先奠基于我们在与中国有关的问题上,看到了实际的进展及成果。”

中美关系已经降至多年来的最低点,而且看起来还会变得更糟。

苏利文被任命前,与拜登的首席亚洲顾问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共同在《外交事务》杂志上撰文,直言不讳地指出,“与中国接触的时代已骤然结束了。”

此外,将美中关系描述为新的“冷战”似乎变得司空见惯。起初,冷战是指美苏之间长达一代人的对抗。这在20世纪下半叶投下了阴影。

但现在,我们如何定位美中关系变得十分重要。

因为,它有助于确定我们将问什么样的问题,以及我们会得到的答案;它还是政策制定时的标尺,帮助我们选择或者屏蔽一些路径。

“历史类比”常被认为能有助于弄清选择,背景和难题,但也有其他人认为这方法可能适得其反。因为,历史不会这样重演,差异可能大于相似之处。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1961年,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和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

和美苏冷战的相似以及不同

如果说“冷战”意味着一场巨人之争,涉及两个不相容的政体之间,国家权力方方面面的全方位抗衡。那么,当下中美对抗,确实回应了过去美苏之间的对垒。

正如本月早些时候,拜登政府提出的“临时外交政策战略”所指出的,更具“自信”的中国“是当今唯一有可能结合其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力量,对稳定和开放的国际体系提出持续挑战之竞争对手
”。

必要时挑战中国,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合作,是当下白宫的口头禅。

中国采取相似立场,表明希望与美国有建设性关系,但同时中方继续在维护自身利益上,采取更高压的手段:镇压香港民主,毫无愧疚的压迫维吾尔族穆斯林(布林肯称为“种族灭绝”)。

北京也很少浪费机会指出美国制度的弊端。

它抓住了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任职期间对新冠大流行的灾难性处理,以及美国国会山的那场暴乱,借此宣扬中国的社会和经济制度。

因此从表面上看来,用“冷战”这个标签描绘美中关系是合适的,但实际操作上真的是如此吗?

当年冷战期间,苏联及其盟国很大程度上与世界经济隔绝,并受到严格的出口管制。

但现在与过去形成鲜明对比,中国目前是全球经济的关键要素,其自身的经济与美国的经济高度融合。

美苏冷战期间,科技是重要的方面,两大阵营在武器装备和太空竞赛中竞逐。现在,新的中美竞争,也涉及推动和将推动我们的社会在未来发展的必不可少的技术,例如人工智能和5G。

但当下的全球情况也不同了。

过去冷战期间,世界被分为两个静态营地,外加一个重要的不结盟集团。西方通常认为该中立集团有利于苏联。

但今日,我们有一个本质上多极的世界。而自由世界秩序却遭受前所未有之威胁。这也让中国能找到支点,施加自己的世界观。

从根本上来说,冷战模式十分危险: 因为它是种零和(zero-sum)的政治斗争,双方都否认对方的合法性。

尽管当时美国和苏联很少开战,但他们在世界各地的代理人(国家或政府)在众多冲突中丧失了大量生命。

最后,一方被击败。苏联这套体系退出了历史大潮。

因此很多人担心,中美在意识形态上的对抗,可能会导致双方误判,特别是让北京为了避免在这场对垒中落败,找到更多理由,而采取可能造成灾难的行动。

不过,中国也不是当年的苏联。

中国明显更加强大。彼时苏联的国内生产总值在鼎盛时期约为美国的40%。但十年内,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将与美国相同。

可以说,中国是自19世纪以来,美国所面临的最强大的对手。也许在未来几十年中,双方都将要处理这种竞争关系。

比冷战更危险

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时代的根本性斗争。

因此,我们必须将陈腔滥调和错误的历史比喻放一旁:这不是“第二次冷战”,实际上,它危险多了。

在许多领域,中国多年来已是美国的强劲竞争对手。尽管它还不是全球超级强国,但在中国认为与自身安全最相关的领域里,中国已成为美国的军事对手。

拜登面对的中国问题也十分复杂。

他的外交政策显示了许多矛盾点:如何迫使北京引入更公平的贸易规则,民主制度或人权准则,同时又和对方在气候变化和确保亚太地区稳定方面合作?上述问题都将与双方如何处理战略性竞争关系有关。

尽管美中竞争的性质不可低估,但也不应夸大其词。

像所有老生常谈一样,“中国崛起”或“美国衰落”,这些出于懒惰而使用的词汇有其道理,但并不能说明整个故事:美国能否从特朗普带来的混乱中恢复,并振兴自己的民主?它能否说服盟国,使美国永久地回到世界舞台上,扮演众人可靠的角色?或者,美国能否迅速扩展自己的教育和科技影响力?

从许多方面,北京已经悄悄超过了华盛顿。

然而,中国的专制,是否会阻碍其国家经济发展?它能否应对经济增长放缓,以及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中国共产党能否长期保持中国社会对它的忠诚和支持?

中国有很多优势,但也有很多脆弱之处。美国有很大的弱点,也有非凡的活力和重塑自我的强大能力。

但是,正如新冠大流行所显示的,在中国发生的事,不会只停留在中国内部。中国现在是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至关重要的全球参与者。

系好你的安全带吧!这将是个动荡的旅程。而且,一切才刚开始。

 

 

这是中西两种社会制度,谁更适合当今社会发展的较量。但依我看各有市场:“民主”制度更适合文明、教育程度高的国家,而中国的制度更适合文明和教育程度比较低的国家。当前的“民主”制度也很不完善,现在仍然是建立在用不同甚至对立的观点给人民洗脑之上,大部分人民的认知正确,社会才能发展,否则,国家就要动乱。

中方对此十分难受。当然,如果中方对美方的进口达标或超过,这些关税可以降下来,但中方要想少进口却能把关税降下来,那就必须要来谈第二阶段贸易协定。中方也许想再许一点愿换取美方降低关税,而华尔街可是连骨头都不肯吐出来。

目前的困难是政治气氛很差,中美冲突越来越激烈,拜登的时间窗口转瞬即过,可他现在还要摆出一副联合西方世界共同反对中国的姿态,真是让人看了发笑。(30/01/2021)

美国政府现在批评中国的言论全是烟幕弹,拜登一定会尽快寻找机会和中国接触,重开双方第二阶段贸易协定的会谈,这是华尔街千方百计把他拉上台给他最重要的历史使命。

川普上次和中方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主要是商品贸易,虽然中方承诺金融市场对美开放,但华尔街很不满意。下面要开始的第二阶段贸易谈判才是华尔街对华首要目标,项目包括美国在华企业的独资、知识产权保护、中方取消对国有企业的补贴和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等等。

很显然,这些都是损害中方利益的话题,中方为什么还愿意谈呢?关键就是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中美方对中方进口商品实施的高额关税。

希望美中和平相处。如果美国把中国视为敌人,在美华人处境堪忧既使不用进集中营也会招来各种仇视和攻击。也希望反共人仕不要在中美关系上火上加油。

四国峰会只是一场前戏,随后的中美高级会谈才是历史性的:双方是战是和在此一会。(16/03/2021)

I agree, it is more dangerous than the cold war, and it is more critical to US.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