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外卖平台的股东向来不怎么在乎公司亏损。但眼下在欧洲则不然,那里正掀起一场新的辩论,讨论外卖配送员是否应该获得更慷慨的酬劳。

周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支持的Deliveroo将其伦敦首次公开募股(IPO)价格定在了预期区间低端。对应的估值为76亿英镑(约105亿美元),比上周初给出的IPO指导价对应的最高估值低了14%。该公司表示,由于市场波动较大,所以在IPO定价方面采取谨慎态度;并指出,上周上市的美国科技股中,有三分之二的股票现在股价低于其发行价。

但是,Deliveroo的商业模式也受到了质疑。几家英国大型机构投资者公开表示,他们不会参与Deliveroo的IPO。目前Deliveroo将其外卖配送员归类为独立合同工,按这个标准向他们支付酬劳,但这一做法是一个隐患。如果劳动法给予配送人员新的权益和福利,那么该外卖平台将更难实现损益平衡。去年新冠疫情期间,消费者的外卖需求创下了纪录新高,然而即便是这样,2020年Deliveroo仍亏损了2.24亿英镑。

这种威胁的影响很难估量。但据了解送餐行业的人士透露,欧洲的情况是,送餐员从合同工转为员工身份时人力开销平均可能增加30%。Deliveroo对自己的数字是否会有这么高提出异议。

Deliveroo约一半收入在英国获得。不妙的是,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本月在英国最高法院的上诉中败诉,必须给网约车司机提供假日津贴等额外福利。但适用送餐员的法律细节存在不同。

迄今为止,只有西班牙提出新立法,给予零工经济中的递送员持续性福利。法国、比利时、意大利和荷兰等国政府正在调查Deliveroo和其他外卖应用运营商雇佣递送员的方式。这可能会导致追溯罚款,尽管未必会有不友好的新法律。欧盟委员会最近也就科技平台上受聘工人的工作条件展开了公开征询。

如果劳动力成本确实大增,Deliveroo有几个选项。该公司可以要求餐厅支付更多的配送费用;外卖应用已经收取了高达订单价值30%的佣金,所以增加费用会造成关系紧张。另外,Deliveroo也可以通过提高配送费的方式将成本转嫁给客户,但这可能会减缓其迅猛的订单增长势头。

与欧洲其他外卖公司相比,Deliveroo的业务模式更容易受到劳动法变化的影响。其竞争对手Just Eat Takeaway.com拥有一个利润丰厚的平台业务,可以补贴其配送部门的更高酬劳;这家在阿姆斯特丹上市的公司在该平台接收外卖订单,但让餐馆来履行订单。在柏林上市的Delivery Hero主要在新兴市场运营。

一些保守的英国投资机构之所以不愿参与此次IPO,也可能出于文化方面的原因。诸如双重股权结构此类形式在美国已是司空见惯,但在伦敦上市的公司中并不常见。许多发展快速的欧洲科技公司选择了在纽约上市,最近一家是线上汽车零售商Cazoo,该公司周一宣布与一家美国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达成了规模81亿美元的交易。

由于愿意承担这一风险的大股东数量少于预期,Deliveroo若后悔选择在其故乡进行IPO或许情有可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