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FT社评:互联网时代言论自由的边界

虽然Twitter等社交媒体是否应该“永久”地封禁特朗普账号值得商榷,但不封禁将会造成更大风险。

在一场危机中,先前难以想象的事情也能够迅速变成现实。如果说在一周前,一位美国总统煽动叛乱或者在一届任期内面临第二次弹劾听起来还像天方夜谭的话,那么众多社交媒体平台封禁这位“自由世界领袖”,那时看来也是难以想象的事情。Twitter、Facebook、Instagram封禁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账号之举,引发了围绕言论自由、以及它们可能为不那么自由的社会开创何种先例的激烈争论。然而,虽然Twitter是否应该“永久”地封禁特朗普账号值得商榷,但不采取行动将会造成更大风险。

在美国如今所处的这种特殊情况下,平台公司封禁特朗普账号的做法——至少直至他的总统任期结束——是正确的。特朗普美化暴力,煽动对美国的机构进行挑战,由此引发的暴力事件已导致5人死亡。批评人士说的没错,可悲的是这些禁令推出得太迟了。特朗普一再藐视这些平台的用户规则。如果这些平台能早点采取行动,选择性地删除特朗普的违规帖子,可能就无需采取更强硬的行动了。

此外,警方有充分理由担忧,特朗普的支持者正在同时利用主流以及更小众的平台策划更多暴力事件。正因如此,苹果(Apple)、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下架Parler是正当的。Parler是一款深受激进右翼人士喜爱的、替代Twitter的应用。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复杂的道德问题。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批评Twitter无限期封禁特朗普账号侵犯了“基本的言论自由权利”。俄罗斯反腐博主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称,这种做法开创的先例可能被“世界各地反对言论自由的人士利用”。

然而,如果美国无法捍卫本国的民主和政治自由,它在其他地方推动民主和政治自由的能力就会瓦解。虽然有人质疑为什么美国的敌人都可以使用Twitter而特朗普却遭到封禁,但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在破坏美国民主方面拥有独特的力量——如果他选择这样做的话。特朗普仍占据具有强大影响力的美国总统讲坛,因为称他被“噤声”是一种误导。

此外,言论自由不能完全不受约束。自由主义者应警惕自己的理论被滥用,以至破坏他们笃信的原则。对仇恨言论和网络煽动进行限制是有合法性的。虽然两国的文化背景迥然不同,但默克尔指出,美国最好效仿德国,制定限制此类行为的法律,而不是任由社交媒体平台自行制定和实施它们自己的规则。

在美国,此类法律限制可能会与宪法《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发生冲突。然而,最近几天最明显的一点是,有必要就限制美国的言论自由和科技公司的力量展开辩论。更清晰的监管必须成为即将上台的拜登政府以及美国国会优先处理的事项。

这并不意味着要废除《通信规范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条——该条款规定互联网公司无需为其网站上用户生成的内容承担责任。但至少应该对该条款进行修订,使煽动暴力或恐怖主义宣传等行为不受该条款保护。还需要一项更有效的纠正机制。

同样不能忽视的是一些传统电视媒体的责任,例如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后者已经为特朗普充当了太久的发声筒,而且一项研究显示,福克斯新闻在传播虚假信息方面的影响力比社交媒体更大。英国已批准一个默多克拥有的、“持有自己立场”的新闻频道开播,美国的事态应促使英国三思。

译者/何黎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