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东南亚科技行业来说,Grab Holdings Inc.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上市的创纪录交易是一个具有分水岭意义的时刻。

长期以来,银行业人士和投资者一直在谈论东南亚的潜力,风投基金也向这一地区投入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但迄今为止,这些投资项目却鲜有通过大规模上市或收购而转化为丰厚回报的案例。与此同时,除了游戏和电商集团Sea Ltd. (SE)的股票之外,股市投资者也几乎没有办法参与对东南亚初创公司的投资。

而现在,随着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网约车和配送服务公司Grab即将加入Sea的行列,在纳斯达克股票市场上市,上述情况将迅速发生变化。 同时,另外两家东南亚重量级公司Gojek和Tokopedia也在商讨合并,可能是又一桩大型上市交易的前奏。

OG FY654 GIANTG 4U 20210510013034

Vertex Holdings首席执行官蔡其乐(Chua Kee Lock)表示,估值接近400亿美元的Grab上市交易将吸引投资者和市场的大量关注和兴趣。他说:“在Grab之前,除了投资Sea之外,没有人靠投资东南亚创业公司赚到钱。”Vertex是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 Ltd.)旗下的风投子公司,也是Grab的第一个机构投资者。

蔡其乐说,今天的东南亚就像大约15年前的中国,当时中国的第一批创业公司在美国上市并引发轰动。如今腾讯(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阿里巴巴(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和京东(JD.com, Inc., 9618.HK, JD)等中国大公司已跻身全球科技巨头之列。

胡润研究院(Hurun Research Institute)去年8月的一份报告显示,去年东南亚有八家独角兽企业,即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比前一年多了两家。除Grab、Gojek、Sea和Tokopedia之外,还包括电商集团Traveloka和金融技术公司Ovo,后两家公司都位于印尼。另外,阿里巴巴控制的Lazada也进入胡润这份独角兽榜单。

Grab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将与加州门洛帕克的Altimeter Capital发起的一家SPAC合并,对Grab估值接近400亿美元。交易预计在7月份完成。

在此之前,获得腾讯支持的Sea于2017年底完成纳斯达克上市,其电商应用Shopee也在进军食品配送和金融服务领域。Sea上市以来股价已飙升16倍以上。

东南亚地区存在着许多不同的文化习俗、法律和语言,基础设施不够完善,某些地方地形险阻,对科技企业构成许多挑战。但这个市场也拥有巨大潜力。Grab的一份公告显示,以拥有至少一部智能手机的家庭占比来衡量,东南亚的智能手机普及率为68%,此外,年龄低于30岁的人口占东南亚总人口的一半——这两点对应用运营商来说都是好兆头。


过去几年,大量公司经由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上市,这种“借壳”的做法绕过了传统IPO的复杂流程,避开了许多审查和限制,并让普通投资者能参与私募股权类型的交易。由于SPAC只有现金,不拥有任何业务,它又被称作“空白支票公司”,其存在的目的就是快速上市筹资,再并购有实际业务的未上市企业,从而让后者便捷上市。批评者说,这种看似双赢的途径很可能暗藏“后门”,甚至纯属骗局。《华尔街日报》解释了SPAC的运作原理与风险。(注:该视频最初发布于2020年9月30日。)封面图片绘制:Zoë Soriano/WSJ

WSJ S Chinese

东南亚已经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风险投资。来自私募投资数据提供商Preqin的信息显示,去年,投资者向东南亚初创企业投入了76亿美元,涉及500多个投资交易。这与2011年65笔交易共计约2亿美元的投资相比是一个飞跃。

Grab作为一款网约车应用于2012年在马来西亚上线,其概念来自于联合创始人陈炳耀(Anthony Tan)和陈慧玲(Hooi Ling Tan)在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求学时所做的一个项目。在与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进行了一场代价高昂的竞争后,Grab于2018年3月收购了优步的东南亚业务。

Grab目前在东南亚网约车和食品配送领域分别拥有70%和50%的市场份额,该公司的其他支持者包括软银Vision Fund等。Grab的目标是成为一款超级应用,一个为消费者、司机和商家提供一系列服务的单一平台。Grab目前已扩张至金融服务领域,例如面向消费者和司机的支付、保险和贷款服务。

不过,Grab的早期投资者纪源资本(GGV Capital)的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说,该公司仍面临来自初创企业和线下公司的竞争。

符绩勋表示,竞争局面将持续下去,但Grab一直保持着执行力,能够脱颖而出。他指出,针对潜在科技垄断的全球监管压力也是“Grab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Grab的两大竞争对手——印尼网约车公司Gojek和电商集团Tokopedia即将合并,并计划推出一个包括双方所有业务的超级应用平台。阿里巴巴也通过子公司Lazada活跃在东南亚市场,但一直难以在海外市场复制其在中国国内的巨大成功。

Grab将通过SPAC交易获得45亿美元,这笔资金将有助于该公司继续快速扩张,尽管该公司预计要到2023年才会实现利息﹑税项﹑折旧﹑摊销前收益(EBITDA)。Grab去年的EBITDA为亏损8亿美元。

Grab总裁Ming Maa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将加倍努力,建立一个大规模且低成本的按需送货网络。”他表示:“我们追求的不是让客户在下单次日或两天拿到货物,而是要让客户在一小时或两小时左右收到货。”

在美国、欧洲和中国的监管机构对强大的科技巨头进行约束的背景下,Maa对Grab的市场地位也很清楚。他表示:“我们对竞争并不陌生。即使在优步撤出后,我们在每个市场仍面临激烈竞争。”

CN AB609 Grab M 20210510013710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尽管面临诸多挑战,Grab的合并案依然成形,这凸显出投资者对这家成立九年的公司和拥有6.7亿消费者的东南亚市场的热情。这也是涉及空白支票公司的最大合并案。

Grab合并案是在科技股普遍下跌期间启动的,家族办公室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爆仓后,科技股下跌加剧。在交易宣布的前一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警告将加强对SPAC的审查,这为新的SPAC发行交易踩了刹车。

这桩合并案还伴随着一桩超过40亿美元的PIPE融资,即上市后私募投资。这也是有史以来一家东南亚公司在美国最大的一次股票发售,吸引了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T. Rowe Price Associates Inc.等投资者和众多政府基金的目光。

Maa在谈到交易过程时说:“我们倍感幸运。”“尽管市场充满挑战和波动,我们还是吸引到了一些最棒的长线投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