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Greensill如何从供应链融资翘楚走上末路? - 华尔街日报

莱克斯‧格林希尔(Lex Greensill)曾经把自己打造成小企业救世主的形象。

他当初创办Greensill Capital就是为了向小企业提供一种通常大企业才能获得的融资服务:供应链融资,即当客户要求付款时,可以预付现金。

格林希尔是澳大利亚一名瓜农的儿子,他希望向数百万规模较小、且发展尚未成熟的企业提供这项服务。他曾打算构建一个技术平台,有朝一日要超越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和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这样强大的竞争对手。

然而上周,Greensill申请破产保护后,格林希尔的世界开始崩塌,受到牵连的不仅有全球各地的借款人——其中一半以上在美国——还包括该公司的幕后金主、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Group AG)以及日本保险商东京海上控股株式会社(Tokio Marine Holdings Inc.)。

那些把钱存在Greensill旗下德国银行的小镇一度认为他们手中的资产安全无虞,如今却不得不面临损失。瑞士信贷的供应链基金也投资了Greensill的贷款,可眼下,购买了这类基金的投资者只能眼看着100亿美元现金被冻结。

是什么导致了格林希尔的失败?原因之一是Greensill背离了企业成立的初衷。Greensill的许多贷款都发放给了与格林希尔过从甚密的一小群人,以及他的熟人,再就是格林希尔最大的一些外部支持者。

根据《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董事会会议记录、电子邮件等Greensill内部资料,再结合十余名熟悉该公司业务的知情人士所接受的采访,如今世人得以揭开Greensill的面纱,看清它是如何为高风险贷款披上供应链金融的外衣,后一种业务虽然安全性高,但几乎无钱可赚。

Greensill盯上了金额更高、也更具风险的长期贷款。《华尔街日报》发现,这种贷款有时会被冠以其他名字,然后再出售给瑞士信贷基金的投资者,以此隐藏真正的借款人或是贷款类型。

文件显示,一位熟人曾借款3,000万美元投资纽约的一处摩天大楼项目。格林希尔涉足了飞机租赁行业,还曾从软银和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拿到大笔现金后,又把钱借给了这两家公司。

格林希尔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法庭文件显示,格林希尔去年9月时发现,一份事关公司存亡的重要保单岌岌可危,可能会在次年3月过期。后来,这份过期的保单的确成为了Greensill破产的导火索。

监管机构已经接管了Greensill旗下的德国银行,并向德国检方提起了刑事诉讼。监管部门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他们在一次专项审计发现了与英国钢铁大亨桑吉夫‧古普塔(Sanjeev Gupta)有关的可疑账目,而此人正是格林希尔的头号大客户。

Greensill在英国的破产程序已于上周启动。原本由私募股权公司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Inc.接手其核心业务的交易也按下暂停键。自称引领金融科技的Greensill,实则一直依赖一家第三方技术平台。

瑞士信贷三名负责Greensill相关基金的管理人员已被停职。法庭文件显示,为上述基金提供保险服务的东京海上控股怀疑,在向Greensill的客户提供保单时,存在内部不当操作。

《华尔街日报》曾报道,软银打算减记对Greensill的全部投资。软银向后者投资了近20亿美元,包括去年底注入的4亿美元。

格林希尔从小在父母的农场里长大,农场位于布里斯班以北一个名叫班达伯格(Bundaberg)的小镇郊外,那时他就学会了企业的财务管理之道。

1999年,他加入了一家初创企业,早在那时,这家企业就尝试着将互联网与供应链金融结合起来。他说,他投到公司里的差不多16万美元全都亏了。在2019年的一次采访中,格林希尔说,那段经历很痛苦,但却让他与供应链金融结下不解之缘。

随后,他去了英国读MBA,并在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花旗集团的供应链金融部门干过一段时间。后来,他还担任过英国政府贸易融资问题特别顾问。

2011年,在摩根士丹利一些前同事的支持下,格林希尔将家庭农场作为抵押,创办了Greensill Capital。按照他当初的想法,他要做的业务类型虽然与他在摩根士丹利和花旗时期一样,但他会扩大客户基础,还会利用科技手段,让阻碍交易推进的大量纸质单据“隐身”,实现数字化交易。

供应链金融是一块利润率很低的业务。大企业要向为它们的产品提供原材料和服务的供应商支付各种款项。银行通常会预付款项,从中提成,将来再从企业那里收回到期款项。这类业务的周期较短,一般不超过120天,而且安全性极高。

大型银行此类业务规模通常都很大,它们常常会向优质客户提供供应链融资,因为它们可以通过销售其他服务来获得额外的收入。

格林希尔发现了为交易融资的新途径。他将贷款打包成证券卖给投资者。他还斥资约2,000万美元收购了德国不来梅的一家小型银行。不过,他并没有让这家银行持有贷款,而是继续把贷款卖给了投资者。格林希尔在2019年的访谈中曾说,这家银行就如同一个仓库。

在格林希尔打包出售的贷款中,GAM Holding AG是早期的一个大手笔买家。这家瑞士的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着多只对冲基金及其他投资。对Greensill的客户来说,GAM的投资基金可以扮演某种表外融资工具的角色。但风险在于,一旦这些基金出现麻烦,Greensill将失去为自身交易融资的能力。

格林希尔签下了一些信用评级较高的大企业。据熟悉Greensill业务的人说,为了和大银行抢夺这些客户,Greensill不得不开出优厚的条件,但其实在这样的条款下,他们的盈利空间很小。

于是,为了提高利润率,格林希尔将视线转向了传统供应链金融领域之外的交易。

GAM后来递交的一份报告显示,最终进入GAM 基金的Greensill资产包括:一架俄罗斯货机的租赁款项,以及向格林希尔的一位熟人提供的贷款,该贷款用于购买纽约一处摩天大楼项目的股份。

这份报告称,还有几笔贷款落入了Greensill前股东古普塔的口袋。其中包括约9亿美元的贷款,背后的现金流支持来自政府可能会提供的实验性生物燃料发电机相关补贴。

2017年,有人向GAM管理层检举称,GAM的一名基金经理随意简化评估程序,致使错误地估计了Greensill的资产价值。2018年,GAM将这位基金经理停职,并逐步缩减了涉事基金的规模。《华尔街日报》看到的GAM报告显示,该公司称,从Greensill购买的20亿美元资产中,没有一分钱看上去像是传统的供应链金融资产。这则报告中,纽约摩天大楼贷款被说成是“比赌运气好不了多少”的投资。那名被停职的基金经理否认存在不当行为。

然而,这次事件的影响似乎并没有击倒Greensill。当时,风险资本正在四处寻找令人兴奋的金融科技企业,而且这类资本不在少数。2018年,一向青睐高增长型企业的美国私募股权公司——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向Greensill投资了2.5亿美元。

一年后,软银集团旗下规模1,000亿美元的Vision Fund向Greensill投资了15亿美元,对这家初创公司的估值达到40亿美元。当年11月,在加州半月湾的丽思卡尔顿酒店,软银集团将格林希尔介绍给了Vision Fund所投资的其他公司的高管。格林希尔后来对下属说,孙正义曾给他面授机宜。

格林希尔买下了四架私人飞机供公司使用:两架比亚乔(Piaggios)公务机,一架达索公司(Dassault)出产的猎鹰(Falcon),还有一架湾流(Gulfstream) 650。他向曼切斯特大学(Manchester University)捐款350万美元,用来支持该校设立“金融科技投资领域的Greensill教席”。

在同事眼中,格林希尔魅力十足,但做起事来一板一眼。在乘坐公务机出行的途中,他更喜欢香茶、而不是美酒。他在Greensill公司的办公室一直悬挂着2017年查尔斯王子向他授予“大英帝国司令勋章”的照片。

GAM事件造成的麻烦给该公司带来的挫折只是一时。瑞士信贷在2017年4月创立了另一只购买Greensill打包资产的供应链融资基金,Greensill也因此获得了更大的表外融资来源。

在对投资者进行宣传时,瑞士信贷称这些基金是货币市场基金等其他流动性多元化投资基金的替代品,这类基金也向公司发放短期贷款。在瑞士信贷推出的这些供应链基金中,其中一些基金的目标回报率仅比银行支票账户的利息略高,而其中一只规模较小、但风险较高的基金的目标回报率要更高。

在银行存款利息为负的欧洲,退休基金、企业财务以及富裕家族是这类基金的大买家。这些基金得到了额外的保护。Greensill投保的贸易信用保险可以在部分客户违约的情况下进行赔付。这样的保险使这些基金获得了更高的信用评级,而这正是专业投资者所希望的。

瑞士信贷这些基金持有的一些证券为数十个信用评级较高的借款人和政府机构提供了融资。但由于这些客户与其他银行也存在广泛的业务关系,因此这些融资业务的回报率较低。

据熟悉这些基金的人士透露,对于Greensill提供的证券,瑞士信贷的基金经理很少回绝。已关闭的GAM基金曾提供融资的借款人之一——纽约那家摩天大厦的开发商曾获得了3,000万美元贷款,这笔贷款的资金就是由瑞士信贷的基金提供的。

在其他贷款中,一笔贷款发放给了一家小型回收工厂,另一笔给了一家由特种部队退役特工经营的公司安保企业,一家为医院提供集成建筑的企业也拿到一笔贷款。根据这些企业申报的情况看,它们的年收入都不超过几百万美元。

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文件,Greensill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前五大客户,在有些季度,这部分收入占到公司全部收入的90%以上。

其中一位大客户就是英国企业家、曾在数十个国家中收购废弃炼钢厂的古普塔。

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文件显示,到2019年9月,Greensill公司发放给古普塔麾下GFG Alliance的信贷安排总计达到约74亿美元。其中很多贷款并不是与GFG和供应商之间短期支付账单挂钩的传统供应链融资。Greensill发放的是一类被称为“未来应收账款”的贷款,这类贷款是基于对客户未来五年业务情况的预测而发放的。

未来应收账款是一种合法借贷行为,通常用来为政府基建项目这类有担保的长期合同性付款提供资金。

Greensill还向另外一个大客户Bluestone Resources Inc.发放了总额8.5亿美元的贷款,部分贷款发放基于的就是未来应收账款。这家公司是美国西弗吉尼亚州州长吉姆‧贾斯蒂斯(Jim Justice)拥有的一家煤矿公司。

向GFG和Bluestone发放的未来应收账款贷款的所用资金都出自瑞士信贷基金。

基金投资者不会了解有关贷款的全部情况。董事会文件显示,在发给投资者的信息披露中,一些贷款文件被存放在标注为Rasmussen、Seaview或Rehbein的文件夹中,这些都是格林希尔在澳洲老家班达伯格一些街道的名称。

其他一些贷款发放给了Greensill最大的外部支持者。向软银Vision Fund所投资公司Katerra发放的4.35亿美元贷款被称为Fairymead,也是班达伯格的一条街道名字。

泛大西洋投资集团也从Greensill获得了3.5亿美元贷款。Greensill将其中部分贷款打包出售给瑞士信贷的基金,但由于被归入另一家公司名下,因此投资者不是很清楚其中的内情。

熟悉Greensill业务的人士表示,2020年初,瑞士信贷银行家曾告诉董事会,如果Greensill当年收入能达到8亿美元,进行首次公开募股是有可能的,而估值可高达400亿美元。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Greensill的业务开始出现裂痕。据知情人士表示,在软银集团的一次董事会会议上,Vision Fund的一位代表指出,很多新贷款是由该基金投资的其他公司提供的。软银集团的一位发言人否认了上述说法。

接下来,在去年3月股市受疫情影响下跌时,瑞士信贷基金的投资者开始赎回自己的投资。

格林希尔拨通了软银集团亿万富翁老板孙正义的电话,后者同意向瑞士信贷的这些基金紧急投资15亿美元。据熟悉基金的人士透露,软银的这项紧急投资并没有向瑞士信贷基金的投资者披露。

与此同时,Greensill加大了面向软银客户的贷款力度,这些客户全部是一些仍处在亏损的初创企业。2020年4月,四家Vision Fund投资的初创公司成为瑞士信贷基金最大的客户之一,合计获得了相当于8亿美元左右的融资。在某些情况下,相关贷款期限比一般情况下供应链融资交易的期限长得多。

据熟悉瑞士信贷基金的人士透露,6月份,在这些基金向Vision Fund投资的公司发放贷款之际,由于对软银同时作为Greensill及瑞士信贷基金投资者的角色感到担忧,瑞士信贷高管对这些基金发起了审查。

最终,软银集团收回了投资,而瑞士信贷也向投资者披露了向Vision Fund所投公司发放贷款的金额。

根据向澳大利亚一家法院提交的法庭文件显示,7月份,Greensill的主要信用保险提供商东京海上控股通知Greensill可能放弃承保。

《华尔街日报》见到的董事会文件显示,到去年年中,Greensill公司的收入不到2亿美元,还不到格林希尔给出的全年快速增长目标的四分之一。

在德国,银行监管机构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针对Greensill旗下德国银行发放给古普塔旗下GFG Alliance的贷款展开了调查。一些贷款被打包卖给瑞士信贷,但还有一些保留在这家银行。据熟悉监管机构想法的人士透露,联邦金融监管局对贷款所基于的未来应收账款感到担忧。

在去年11月召开的Greensill董事会会议上,格林希尔淡化了这些问题。据一位熟悉董事会讨论情况的人士透露,格林希尔在会上表示,有足够的时间来降低Greensill银行对古普塔旗下企业的风险敞口。

他还淡化了与信用保险相关的风险。《华尔街日报》见到的提交给董事会的文件强调了公司对单一信用保险公司的依赖。但据了解会议讨论情况的人士表示,会议没有讨论东京海上控股及其澳大利亚子公司放弃承保带来的具体风险。

在公开场合,格林希尔还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说自己正在筹集新的资金来扩大公司业务(《华尔街日报》曾有过相关报道,募资金额约10亿美元)。他表示公司将聘请更多独立顾问,并处理掉公务机队。在去年最后一个季度,上述瑞士信贷基金仍在吸收新的投资。

到了今年2月,投资者不愿向Greensill投入更多资金。保险期限也即将到期。由于无法获得新的保险,该公司在澳大利亚法院起诉了东京海上控股及相关保险公司,试图做最后一搏。

法官驳回了这一请求。瑞士信贷也冻结了上述投资基金,根据该行发给投资者的通知,基金中的一些资产 "目前在准确估值方面面临相当大的不确定性"。此后不到几天,Greensill公司就宣布资不抵债、申请破产。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