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 FCAU)和标致雪铁龙集团(PSA)合并创立的Stellantis正以雄厚的财务实力踏上征途。但在科技热潮涤荡汽车业和股市的情况下,光有钱还不够。

菲亚特克莱斯勒和标致雪铁龙周三都公布了作为独立实体的最后一次财报。标致雪铁龙以出色的业绩表现经受住了疫情带来的考验,其中包括下半年利润率刷新历史纪录。从合并报表来看,Stellantis去年的营业利润率为5.3%,落后于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但超过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Stellantis由标致雪铁龙的首席执行官唐唯实(Carlos Tavares)掌管,旗下拥有Jeep、RAM、雪铁龙和玛莎拉蒂(Maserati)等品牌。

不难理解股票分析师为何喜欢Stellantis。该公司预计,此次合并将能实现逾50亿欧元的成本节省,从而使未来几年的营业利润比2020年的水平增加约70%。由于从供应商处采购的议价优势得到提升、研发成本可以分担、且新车将在合并后的平台生产,这一计划有可取之处。不过这一增长前景还没有在该公司的股价得到反映;以多数指标衡量,该公司目前股价的估值都低于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

OG FS851 STELLA PREVIEW 20210304022317

但现实情况是,投资者现在更感兴趣的是由新技术驱动的增长,而不是老套的产业整合。即便是对于排名最靠前的汽车制造商来说,电动汽车、自动驾驶功能以及车联网带来的挑战和机遇都一样多。而与通用汽车、现代汽车(Hyundai Motor Co.)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等公司不同,Stellantis还没有发布过一份像样的科技战略。

当该公司在1月份公布新的管理架构时,唯有首席技术官的职位空缺。考虑到唐唯实有两套高管班子可供遴选,该职位的空缺表明,无论是菲亚特克莱斯勒还是标致雪铁龙都无法满足Stellantis在这方面的需求。两家公司都不是电动车技术的领导者,而该技术将是2021-2030年期间使汽车改头换面的其他数字技术的基础。

该公司周三承诺大力推进软件开发。听起来不错,但有不少大问题还没有答案。例如,唐唯实是否会扩大菲亚特克莱斯勒与Alphabet旗下Waymo在无人驾驶汽车方面的现有交易,达成更全面的技术合作关系?Alphabet的谷歌已经在与福特、通用等汽车制造商联手,介入资讯娱乐软件领域。

Stellantis承诺在今年底或明年初举办资本市场日。如何全面应对汽车数字化挑战以及为中国市场制定一项计划是该公司面临的首要问题。Stellantis的全球市场版图总体来看表现不错,但中国市场是一块明显的短板。在美国三大汽车巨头近期激发投资者热情的背景下,除非Stellantis拿出更清晰的技术路线图,否则该公司将难以达到同样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