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空白支票公司热潮正在距华尔街万里之遥的一个地区上演着,而那里的主要证券交易所不允许企业出于不明确的目的筹措资金。

在中国内地、香港和新加坡,由一些大亨和基金经理控制的投资公司过去一年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从纽交所和纳斯达克总计筹集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本,SPAC热潮波及之远可见一斑。

SPAC属于上市空壳公司,拥有现成的资金池,可以投资和兼并非上市企业。投行人士把SPAC誉为初创企业上市的捷径。如果SPAC在规定期限内(通常为两年)没能找到合并目标,投资者可以拿回自己的钱。

Dealogic数据显示,截至2月18日,由亚洲公司发起的八家SPAC今年以来共筹资23亿美元。这个数目对于同期美国公司的融资规模来说只是小儿科,但已经超过了亚洲地区2020年全年的SPAC融资总额。银行业人士预计,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多类似发行,包括来自私募公司的发行交易。

OG FR457 202102 NS 20210222044455

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亚洲股权资本市场联席主管Udhay Furtado表示:“这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资本口袋,亚洲所有大型私募和风投都会考虑。”

近期的案例包括Primavera Capital Acquisition Corp.在纽交所进行的3.6亿美元的上市交易,这家空白支票公司由原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大中华区主席胡祖六(Fred Hu)创立的私募公司支持。其他支持空白支票公司的投资者还包括香港大亨李嘉诚之子、亿万富翁李泽楷(Richard Li),还有中国知名交易撮合人方风雷。

Primavera Capital Acquisition董事长胡祖六2019年在香港。

Primavera Capital Acquisition董事长胡祖六2019年在香港。

图片来源:Paul Yeung/Bloomberg News

这些投资者都涌向美国市场,因为亚洲的主要交易所不允许SPAC上市。而在美国,投资者纷纷将资金投入SPAC。新加坡交易所曾在2010年研究过此事,目前正考虑就允许SPAC上市征求公众意见。

SPAC热潮已在私募投资者和投行人士中间引起争论,争论的焦点在于这一趋势能否延续,以及如果融资热潮持续下去,能否找到足够多的并购对象。由亚洲投资者创建的SPAC大多将合并目标锁定在本地区企业,或是计划在本地区发展的跨国企业。

“人们正在留意和观察,”高盛亚洲区(不含日本)的并购部联席负责人Raghav Maliah说。他指出,问题在于这些企业能否成功 “去SPAC化”,这里指的是SPAC最终实现对经营性业务的收购。

“如果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就像所有事情一样,一个成功会孕育出另一个成功。否则的话,就会给整个资产类别造成冲击,”Maliah说。

迄今为止,通过SPAC在美国上市的亚洲公司基本上没有给投资者留下什么印象。其中规模最大的案例之一是和睦家医疗(United Family Healthcare) 14亿美元的上市交易。和睦家医疗是一家中国高端私立连锁医院,2019年12月通过香港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Antony Leung)领导的投资公司新风天域(New Frontier Group)发行的SPAC在纽交所上市。

合并后的实体新风医疗集团(New Frontier Health)的股价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低于每股10美元的最初发行价,表明这桩交易不受投资者欢迎。该公司上周称,梁锦松牵头的财团计划将该公司私有化,这推动其股价升破了每股11美元。

OG FR458 202102 NS 20210222044815

新风天域董事总经理曾瀛(David Zeng)称,该公司“努力为投资者/股东创造价值”,拟议的收购交易将为最初投资空白支票公司IPO的投资者带来32.5%的回报。

在瞄准总部设在亚洲的公司时,SPAC面临更多挑战。“最大的障碍之一,是如何克服美国投资者对贸易和技术转让等问题所带来的地缘政治摩擦的担忧,”Olympus Capital Asia董事总经理David Shen说。该公司今年1月筹集了1.3亿美元,用于投资计划在该地区扩张的美国企业。

SPAC数量的快速增长也引发了担忧,一些人虽然相信SPAC是一条有价值的资本和投资来源,但也担心交易价格过高或缺乏合适的目标公司。

私募公司Princeville Capital驻香港的执行合伙人Joaquin Rodriguez Torres说:“(对SPAC)有点担心,因为这种工具对某些人来说过于新颖,增长速度也太快。”Princeville Capital上个月在纳斯达克筹得3亿美元,该公司希望收购欧洲和亚洲科技企业。

SPAC Research创始人Benjamin Kwasnick说,在美国上市的SPAC有335家。他指出,这些SPAC已筹资超过1,000亿美元,这些资金存放在所谓的信托账户中。

Kwasnick表示,SPAC物色的企业的价值一般相当于SPAC信托账户资本金额的三到五倍,这意味着现有的SPAC将使至少3,000亿-5,000亿美元的企业价值实现上市。

高盛的Maliah估计,在亚洲,约有400-500家企业希望在今后两到三年上市。一些初创公司可能会选择通过与SPAC合并的方式加快上市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