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TO)的一个新冠病毒溯源专家组造访了中国的一家研究机构,该机构是美国相关论断针对的重点,美国认为新冠疫情可能源于一场实验室事故。北京方面否认了美国的说法。

专家组周三在武汉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停留了几个小时,这是其延宕已久的武汉溯源调查工作的内容之一。一年多前,新冠病毒最先在中国中部的这座城市被发现。

然而,尚不清楚专家组已就武汉病毒研究所近年来一直在开展的引发争议的蝙蝠相关冠状病毒研究索取了哪些信息,或被提供了哪些信息。


最早出现在武汉的新冠疫情爆发一年后,世卫组织(WHO)的一个专家小组得以进入这个中国城市调查病毒起源,而他们在抵达武汉后首先接受了为期两周的隔离,本周三才被允许离开酒店。《华尔街日报》解释了科学家们希望寻找的是什么,溯源工作有多复杂,以及在执行如此敏感的任务时他们可能遇到哪些挑战。封面图片来源:Roman Pilipey/Shutterstock

WSJ S Chinese

目前中国加大力度宣传新冠疫情并非始于中国、可能是通过进口冷冻食品传入武汉的说法。但这种说法到目前为止尚无科学证据。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专家组到访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中国与世卫组织的溯源交流合作的重要内容之一。

他说:“世卫组织应根据事实和职责对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类似的考察。”他重申了北京方面的说法,即病毒和疫情早在2019年下半年就已在世界多地多点出现。

专家组的成员未回应置评请求。WHO在日内瓦的一位发言人证实,此次访问是预先计划的,但未作详细说明。

WHO专家组成员近日表示,他们的主要目标不是调查该研究所本身,而是与从事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多年的同行科学家会面,就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开放式对话。

专家组负责人Peter Embarek上周表示,该研究所参与了SARS-CoV-2最初的测序工作,SARS-CoV-2是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正式名称。他说:“与他们讨论并更好地了解我们对这些蝙蝠环境的认知程度是一件好事。”

同为专家组成员的荷兰病毒学家Marion Koopmans说:“要从现有的数据开始。如果沿着某一种假设的方向前进,那么实际上可能会忽略其他因素。”

Embarek和Koopmans均表示,专家组想要见的人之一是武汉病毒研究所首席研究员石正丽,她被中国媒体称为“蝙蝠女侠”。多年来,石正丽一直在从事从中国各地蝙蝠群落采集的样本中收集、测序和培育冠状病毒的工作。

石正丽是去年判定SARS-CoV-2毒株可能起源于蝙蝠的中国科学家之一,因为这种病毒的基因序列与她的团队2013年在中国西南地区收集的样本中发现的一种冠状病毒相似度达到96%左右。

石正丽被中国媒体称为“蝙蝠女侠”。多年来,石正丽一直在从事从中国各地蝙蝠群落采集的样本中收集、测序和培育冠状病毒的工作。

石正丽被中国媒体称为“蝙蝠女侠”。多年来,石正丽一直在从事从中国各地蝙蝠群落采集的样本中收集、测序和培育冠状病毒的工作。

图片来源: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Koopmans称,石正丽“是做了极其重要的工作的人员之一,因此这肯定会是一个起点”。但Koopmans也表示:“这听起来像是要谈论实验室泄露的说法了,我肯定不会讨论这种说法。”

石正丽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代表团中的一位科学家Peter Daszak周三发推称:“今天与包括石正丽博士在内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进行了极其重要的会面。”他写道:“进行了坦率和开放的讨论。提出了关键问题并得到了回答。”

Daszak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石正丽此前已否定了病毒可能是从实验室中泄露的可能性,称武汉病毒研究所保持着很高的安全标准,没有在研究所的样本中发现任何新冠病毒的痕迹,也没有在研究所工作人员中发现任何感染的证据。

一些WHO的专家和全球各地的许多科学家认为,新冠病毒很可能起源于一种蝙蝠,并通过另一种动物传播给了人类,这个中间宿主可能在华南海鲜市场上作为肉类被售出。武汉早期发现的许多患者都有在该市场工作或购物的经历。

然而,一些科学家以及西方政府官员表示,作为WHO新冠疫情起源调查的一部分,该组织仍应寻求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和其他在武汉从事冠状病毒研究的机构和实验室获取数据、样本和其他信息。

上述人士提出的一个问题是,石正丽是否以令新冠病毒更具传染性或致命性的方式对此病毒进行了基因改造,以此作为“功能获得性”实验的一部分。一些科学家认为此类实验风险很高,但其他人认为这是识别可能引发未来疫情的病原体的一种方法。

这些人士称,此问题去年被赋予了过多政治色彩,特朗普政府官员在没有拿出证据的情况下,多次提到这种实验室泄漏理论。上个月,美国国务院提出了未经核实的新说法,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几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天,也就是武汉疫情被发现前不久,就已经出现类似新冠的症状。

WHO专家组自从结束了在酒店的两周隔离后,已经实地探访了武汉的华南市场,许多首批感染者都被发现与该市场有关。

WHO专家组自从结束了在酒店的两周隔离后,已经实地探访了武汉的华南市场,许多首批感染者都被发现与该市场有关。

图片来源: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中国政府否认了美方说法,作为回应,中国暗示新冠病毒可能是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军实验室泄露的,但同样没有证据支持。

拜登政府尚未重申特朗普政府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些具体说法,但呼吁对新冠病毒源头进行强有力的国际调查,并对一些中国消息来源的错误信息表达了担忧。

针对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周一指责中方对WHO专家组安排缺乏透明度一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二回应称,希望美方也邀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病毒溯源研究。

布林肯周一接受MSNBC采访时说:“中国必须加快步伐,确保透明度,确保提供和分享信息,并给予国际专家和核查人员接触相关信息的许可;中国未能做到这一点是我们必须解决的一个现实问题。”

与此同时,国际科学界似乎出现了一些分歧,部分人表示,他们没有看到新冠病毒从实验室外泄的证据,而另一些人则呼吁提高该研究所工作的透明度。

上述后一阵营中呼声最强烈的是新泽西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分子生物学家Richard Ebright,他不是WHO赴华专家组的成员。

Ebright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SARS-CoV-2通过实验室事故泄露至人类群体的可能性不能、也不应该被排除。”

他说,若要调查可信,需要不受限制地查阅该研究所和武汉其他两个机构的记录、样本、人员和设施。“这些活动不可能在对实验室进行半天或一天走马观花式的访问中完成。”

荷兰瓦赫宁恩大学及研究中心(Wageningen University & Research)的病毒学家Wim van der Poel也呼吁武汉病毒研究所提高其工作透明度。他曾与该研究所进行过合作。

Wim van der Poel表示:“我希望他们也能讨论一下他们在做什么样的研究。”他说道:“我经常来中国,我从中国实验室了解到的情况是,他们只会展示出他们愿意展示的东西,他们只和你讨论他们想讨论的东西。显然有很多事情,他们并不愿意向你解释。”

WHO专家组自从结束了在酒店的两周隔离后,已经实地探访了武汉的华南市场,许多首批感染者都被发现与该市场有关,专家组还前往了治疗这些患者的医院和附近的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专家组还参观了武汉一家庆祝中国抗疫成功的纪念馆以及当地批发市场的一个冷冻食品仓储地。